“公子爷说笑了。哪有不带随从,或者家仆就去买奴隶的?就算买了也不方便带走呀!外来的公子一般是不会伸手碰这些蛮奴的,都嫌这的蛮奴脏,又听不懂汉话,总要锁回去找婆子好好梳洗打扮,再请人调教个把月才能服侍主人。”

唐小虎笑了笑,没有接话。他可没想这么多,只是想着自己毕竟加入了刺影门,二师兄又让自己招人。这一时间又哪里找那么多身世清白,身手不错的好苗子?这里的奴隶多来自千里之外的西蛮,各个壮得跟小牛似地,或许还能挑出几个。

刚想到这里,忽听小顺子又道:

“不过如果公子爷想买强壮的男奴,那白天去却是最适合的。”

“哦?这又是为何?”

小顺子道:“一般晚上表演前,无论是男奴还是女奴,晚饭前都会被灌一种药,目的是让他们一直保持兴奋,这样即使身体有病的,吃了药也会生龙活虎。加上晚上灯光昏暗,一般的暗疾或者其他的小毛病都不容易看出来,很多人都是这么被坑的。”

“走吧,去看看,不一样的风景,或许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说完,唐小虎不再多言,背起手,摇着扇子,慢悠悠的向前行去。

小顺子亦步亦趋地跟着,边走边向唐小虎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

一路无话,二人七拐八拐很快来到了奴隶街。

唐小虎并没有着急进去,只是站在街口,眯着眼,向里面打量。

他好像对这里的味道很不满意,一步也不肯往前走。只见他皱起眉头,用手帕挡在鼻孔前面,又从怀中取出一个钱袋扔给小顺子。这才吩咐小顺子道:

“去吧!给我买几个蛮奴。左边那个笼子第二排第一个,那个女的,右边笼子第一排第二个、第三个,那两个男的……,还有后边那个笼子,后排那两个坐着的……。”

身材火辣女孩运动装活力写真

如是,唐小虎一连点指了七八个奴隶。小顺子一一记下。这才问道:

“公子爷,您怎么买这么多,咱们后院的柴房可装不下这么些人。”

“多嘴!叫你去你去便是。记住砍价,少爷我银子再多,也不是乱花的。”

小顺子掂了掂钱袋子的分量,苦着脸道。“公子爷,您这可难为我了。这些钱好像有点……”

唐小虎笑道:“那就看你的本事了,如果你能做到。我赏你二十两银子,如果你做不到,那也可以,这二十两银子就一起搭进去,也差不多够了。”

小顺子眼珠一转,立刻大喜道:“公子爷说话算数,我这就去,您就瞧好吧。”说完他拔腿就走。不过马上又转了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公子爷,还麻烦您一会配合我一下,您只要摆足派头,装作一副很不耐烦,又很不厌恶这里的气味的样子,剩下的事一切有我。”

唐小虎瞥了他一眼,怒道:“这还用装?我现在不就是这个样子吗?”

“啊?”小顺子抬眼一看,唐小虎果然正拿着白手帕捂着鼻子,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

小顺子福至心灵,一竖大拇指:“公子爷,您真人才呀!”

“切~!公子我的优点多着呢!你尽心办事,自有你的好处。”

小顺子心中暗赞,本以为自己灵光一闪,想出了一条妙计,没想到这公子早就提前安排好了,却是在考验自己够不够机灵。若是自己真有这样一个玲珑剔透的主子,那以后可真是想不发达都难呀。

小顺子内心激动,转身向前狐假虎威地走去,大声嚷道:“都出来!都出来!来大生意了!”

他声音甚大,整条街都能听到。各个奴隶贩子闻声赶忙从帐篷里走了出来。

“什么生意呀!吵吵嚷嚷的,还让不让人睡觉?”

因为晚上有演出,一闹就到后半夜。所以不少奴隶贩子都在白天补觉。现在被人吵醒,当然很不耐烦。

只听小顺子大声道:“我家少爷乃是少城主的好朋友。今天来了兴致,想要买几个蛮奴玩玩。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一会我指到那个奴隶,就立刻给我牵出来,把我们少爷伺候好了,少不了你们的打赏。”

几个奴隶商人闻言不仅看向街口正在摇扇子的唐小虎,只见此人衣着华丽,派头十足,倒也信了七八分,赶忙连声赔笑:

“是是是!小哥尽管挑,回头我们就派人给你送到府上。”

小顺子见唬住了,胆气更壮。迈开长腿,像走马灯一样,一路走过,随手点指。

“这个,这个……还有那个,还有那两个坐着的……这边这边,我要那个女的……还有那个……”

他看似选得随意,并没有刻意挑选,只是边走边指,一路下来竟然没有一个指错,这令唐小虎也不得不佩服,暗赞这小子不仅机灵,还有一个好记性。

小顺子走路甚快,一路点完之后,直接吩咐道:

“把他们用链子给我串到一起。”

“是!可是,这价钱…”

“哎呀!少不了你的!”

小顺子刚要付钱,突然一个女子大喊,公子!公子!买我们吧!我们什么都能做!求求你!买我们吧!”

众人转头一看,却是左边一个笼子中,正有两个年轻女子从人缝中挤出头来。两名女子都披头散发,一个年纪大一些,大约有二十五,长相不错;另一个年纪小些,像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满脸污秽,看不清相貌。

旁边几个打手立刻扬起鞭子喝骂,可是那年纪大的死死护着少女,像发疯了一样,立刻扒开少女的头发,露出一张脏兮兮的脸。只有两个漆黑明亮的眼睛,像是两颗珍珠一样纯净无暇,只是脸上太脏,破坏了一切美感。

“她……她其实很漂亮的!可以给您做女奴,做暖床丫头。”

少女立刻转头看向中年女子,露出愤怒的表情。”

唐小虎扫了一眼,懒洋洋地道:

“大的留下,小的带走,回去给我暖床。哦……不!大的也带上吧,家里缺一个倒马桶的。”

“是!”

小顺子把两女拴在前面,就要拿银子付账。诸位奴隶商人立刻围了上去,生怕分少了。

可就在这时,唐小虎忽然脸色一变,盯着一个方向怒道:“你瞅啥?”

众人不解其意,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见右边不远处一个笼子里,正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壮汉,脸部和腰部都缠着带血的纱布。而这个壮汉也正在怒视着唐小虎。

“哎呀?!你胆子挺大呀!”

唐小虎哗啦一声合上扇子,几步就走到那个笼子前,对精壮的奴隶冷声问道:

“你瞅啥?干嘛一直瞪着我?”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