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屋内,两人坐在沙发上,秦雪还开了啤酒,吃着零食,闲聊着,像是回到了学生时代。

“星辰,说实话,这么仓促的结婚,你就真的没有遗憾?这种没有爱情的婚姻,你真的就甘心?”

许星辰愣了下,然后笑了笑。

“没有什么好遗憾的,已经走到这一步。再说,感情是可以培养的,最起码,我现在对他,还挺有好感的。”

秦雪点点头,“我觉得可以有。这么帅的男人,不用说日久生情了,一见钟情都很容易的好吧?”

“我可不是外貌协会的。”

“可是,长的好看的,就是赏心悦目啊!说真的,我敢肯定,要是你老公没有这么帅,你也不会这么痛快的选择跟他结婚的。”

“……”

许星辰觉得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对了,你怎么这么仓促的就结婚了啊,上次电话里也没说清楚,你给我老实交代啊。”

许星辰想了想,其实乏善可陈,但是也是巧合。

之前母亲生病,她从燕城回来,才知道这个,一直租住在她们家的男人,邵怀明。

工地上的性感Besty写真图片

年轻英俊,沉默寡言,却一贫如洗。

后来母亲去世,老房子也面临拆迁,许星辰每天不仅忙于奔波母亲的葬礼还要应对一帮冷血无情的吸血鬼亲戚,身心都疲惫到了极点。

那天,许开发一家再次上门闹事,甚至找了人在门口用红油漆涂满了难听的话,许星辰境地难堪之时,邵怀明出现了。

当看到邵怀明一个人挡在她面前,替她赶跑那群混混时,她忽然就有种想要跟这个男人组成家庭的想法。

只是没想到,她只是一时冲动提出来的,邵怀明却痛快的答应了。

“所以,就是这么简单。也许我只是太孤独了吧。”

秦雪心疼的抱住她:“我觉得,这大概是命运的安排。”

许星辰一笑,“谁又知道呢?”

……

许星辰第二天一早就离开了燕城。

回到家里,邵怀明已经上班去了,家里安静的很。

她收拾了下,就去超市买菜,同时给邵怀明打了电话,想问问他想吃什么。

“你看着做吧,我不挑,青菜多一点。”

邵怀明坐在沙发上,身旁是顾廷川,因为昨晚的事,一大早他就来了邵家,给邵怀明赔不是。

家庭医生韦医生在给邵怀明做检查,顾廷川在一旁等着,吃着邵家老管家博叔亲自做的早餐,耳朵却一个没漏的听的清楚。

听听,这说的什么,他冷酷无情的三哥居然在跟人讨论吃什么?

语气还这么温柔?

啧啧……

顾廷川用自己的男人尊严打赌,邵三哥电话那边的绝对是个女人。

也许,就是昨天晚上的许星辰。

他现在真是非常的好奇,好奇的要死。

他一向对女人不感冒的三哥昨晚居然亲自打电话给他,让他放了那两个妞,他回去查了一番,发现那个许星辰刚从青城回来。

青城,这不就是他三哥这半年来居住的地方嘛。

不过他查了,这个许星辰确实结婚了,对象是个水泥工,这也是纳闷了,他三哥何时有了这种癖好,居然对有夫之妇感兴趣了。

他还以为,三哥因为以前的事情,对女人已经有抵触了呢。

现在看来,不是对女人有抵触,是只对特别的女人不抵触吧?

见他挂了电话,顾廷川推了下金丝边眼镜,他不说话的时候,还是很斯文的,只有熟知顾廷川的人,才会深知他其实就是斯文败类而已。

顾廷川温和一笑,有意的打探。

“三哥,是许小姐啊?”

邵怀明没有回答,韦医生细细嘱咐着,“怀明,身体回复的差不多了,不过,还是要适当注意休息,不可太过劳累。”

“知道了。”

邵怀明敷衍道,给助理打了电话,“我下午回青城,两点过来接我去机场。”

“三哥,怎么还要走?你最近在青城?是有什么还没办好的事情吗?”

其实,顾廷川想要问的是,青城是不是有他舍不得的女人。

邵怀明这才看了眼顾廷川,声音凌冽。

“廷川,不要自作聪明。”

顾廷川没有被戳穿的尴尬,依旧优雅一笑,“呵呵呵……三哥,我怎么会呢?”

只是,他想要跟着邵怀明一起去青城的心思,就这么暂时断了。许星辰正在做晚饭的时候,邵怀明回来了。

她从厨房探头出来看了一眼,不禁有些愣住。

不是平日充满泥泞的T恤长裤,今天的邵怀明,黑色衬衣西裤,整个人修长挺拔,气质冷冽。冷峻的面容,在这一身黑色的衬托下,越发显得犀利英俊,瞬间震住了许星辰。

邵怀明看着许星辰愣住的样子,微微挑眉。

“怎么?”

许星辰赶紧回神,尴尬的笑笑,她心跳有点加快。

“没……你——回来了?今天没去工地?”

“嗯。”

邵怀明换了拖鞋走进来,应了声,走到厨房门口,站在她跟前,突然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低头,咬住了她的唇瓣,深深的吮了下,才作罢。

这么突如其来的热情亲吻,许星辰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退开,眸色深沉的,拇指抚摸了下她的嘴唇,然后转身回了房间去换衣服。

这一连串的动作,让许星辰完忘记了,她刚才的问题。

站在原地,脸颊通红。

吃过晚饭,许星辰看了看自己的简历投递情况,有好几个回复的,白天的时候也有给她打电话去面试的。

她仔细的选择了两家,决定明天去面试。

邵怀明洗完澡,又半裸着出来,现在已经是秋天,屋内有些冷,他却还不怕冷的样子。

许星辰看了眼,耳朵微红,还是开口嘱咐。

“天冷了,你这样不怕感冒吗?”

邵怀明又坐了过来,许星辰越发觉得,自己买的沙发,太小了,在邵怀明出现之后,总有种逼仄的感觉。

他突然长臂一伸,将许星辰揽入了怀中,低头,凑近她的脸旁,灼热的气息,拂过她的耳畔,低沉有磁性的声音溢出。

“冷吗?”

“……”

热,由内而外的热。

许星辰的脑袋里,不受控制的闪过一连串场景和动作。

她不是一个色女,真的,但是,自从接触到了邵怀明之后,总会不经意的想到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

一如此刻,她的脸不受控制的发热,然后变红,在邵怀明的灼灼目光中,许星辰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她猛地站起来,想要逃,却被邵怀明一下扯了回来,惊呼一声,人已经坐在了邵怀明的腿上,被他圈在了怀抱中。

掌心下,是他毫无阻隔的带有热度的皮肤,结实的肌肉……

许星辰觉得自己可以自燃了。

邵怀明始终都沉默着,看着这个小女人,在他怀中各种反应,可爱又诱人。

真的很想欺负她到哭。

“你……放开我啊”

许星辰自己先挣扎开口。

邵怀明故作不明,“为什么?”

“你……”

她看着邵怀明,面无表情却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简直是过分。

“我还有事儿……”

“不是说要谢我?现在谢吧。”

许星辰想到了,那天舅舅他们来闹事,她的道谢。

她忍不住的想要反驳,“哪有这样,我……”

邵怀明眼中含笑,不容她反抗,还是直接用行动来实施他心中所想。

欺负她到哭。

……

许星辰第二天爬起来可真是不容易,要不是有面试,她大概会和床双宿双飞。

揉了揉酸痛的腰,许星辰心中吐槽怨念,还是换了比较正式的衬衣西裤去面试。

许星辰投的其中一家是国内知名设计公司浮世在青城的分公司。

一同面试的还有几个人,许星辰表现都还不错,而且面试官对她也并没有多为难,很是温和。

最后结果没有确定,许星辰却觉得应该是有谱的。

她走下楼,看看时间,正好邵怀明要下班时间,想了想,她还是打了个电话。

“……喂,怀明,我刚面试完,正好在你工地附近,我们一起回家?”

不远处,顾廷川刚从车上下来,就听到了熟悉的名字。

怀明?

他偏头一看,就看到一道修长窈窕的身影,白衬衣黑西裤,气质淡雅,让他十分熟悉。

“嗯,那我过去找你。”

许星辰边打电话往公交站那边走去,微风拂过她的发丝,她微微侧脸,抬手拂过耳边的发丝……

许……星辰。

顾廷川突然若有所思的一笑,眼镜后,锐利的眸子微微一闪。

有意思,她刚才叫的名字是怀明?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