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徐圣珉听不下去了。

继续刚才强行的动作想让唐惟赶紧离开,好让日后大家都足够下得来台。

苏颜捂住嘴巴,闭上眼睛。

绝望的眼泪滚烫地落下,烧灼经过的每一寸皮肤。

可是任凭唐惟声嘶力竭地说了那么多,苏颜依旧沉默,这说明了什么已经太明显了。

徐圣珉压低了声音,“唐惟,够了。”

既然……既然结局都没办法改变的话。

给彼此都留点后路和面子吧。

苏颜不知道房子里是怎么静下来的,她像个战争里孤苦无依的小孩,在炮轰之下于断壁残垣处躲藏,躲在池冽背后好久才肯出来,那个时候房子已经空了。

蓝七七神色复杂地看着她,“颜颜……”

苏颜摆手,表示自己能行,脸上却还挂着眼泪。

蓝七七伸手去帮她擦,而后将她抱进怀里,“好了,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

豹纹眼镜妹妹的快乐圣诞节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至少苏颜能够将心底压抑了那么久的情绪发泄出来一点,也就能够稍微放过自己一点了。

******

医院住院部,苏尧和任裘坐在病房外面,两个人眉头紧锁。

“这事情徐家早晚会知道。”任裘推了推眼镜,“我们得想好解决办法。”

“我完全没想到姐姐会这样。”

苏尧低下头去,攥紧了拳头,“这么多年来……她一定太委屈了,太恨了,所以才会爆发得这么激烈。如果我能早一点喊任裘哥来的话……”

任裘拍拍苏尧的肩膀,叹了口气,“没用的,我早来晚来都一样。徐瑶和叶宵上门去刺激颜颜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颜颜今天会失控。”

或许,徐瑶就是这么做的。

她为了逼苏颜,甚至要自己出马,去刺激她,挑衅她,好让苏颜落人口舌。

那么多年苏颜从来没有反击,所以从本质上说她是个完美受害人。

但是如果这个受害人忽然间变成了另外一个概念上的加害者,就可以打破她身上背负的完美两个字。

这么一来,哪怕是受害人,也可以毫无顾虑地拉她下水了。

徐瑶打得就是这个算盘。只要苏颜失控报复她,那么苏颜也就不无辜了。

“做不到保护她的话。”苏尧顿了顿,“至少要帮她善后。”

说完他抬头,看向任裘,“任裘哥,这事情徐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再怎么样徐瑶也是徐家的女儿,两家起冲突,我姐姐肯定会夹在中间难以做人。”

徐瑶伤成这样,徐家不会轻易绕过苏颜,倒是要是算账,牵扯进来的人可就太多了。

任裘的眼神变了又变,“我们不能这样瞒下去,越是瞒下去越是后果严重。尧尧,我问一件事。”

苏尧眼神坚定,“说——”

“们家里有监控录像吗?”

苏尧一愣。

随后他道,“有是有……”

“有点棘手。”

任裘看了眼周围,又走到病房门口,看了眼在里面吊着针沉睡的徐瑶,随后转头回来对着苏尧道,“接下来我和说的话,不要和任何人说起,或许这是……唯一能够承担下来的法子。”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