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眼看着警察将孙副院长和孙菲等案件相关人员带走调查,方程和朝夕都重重的叹了口气,

“这样的人当护士,简直就是草菅人命!不仅工作不认真,关键是……她连一个最基本的人的同情心和爱心都没有,又怎么能做护士这种对责任心、爱心要求极高的工作呢?”

朝夕感叹道,

“毁了孩子的往往是父母,怪就怪那个孙菲倒霉,摊上了这样的一个父亲吧!”

方程摇了摇头,然后收回了目光,

“行了,走吧!我们去看看一翰,不知道这小子想没想通!”

“嗯!”

两个人来到了王一翰在搬出重症监护室之后入住的病房。可是,门口没有柳白,病房内也没有王一翰,

“去哪儿了呢?”

方程有些奇怪,

“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

朝夕有些担心,

水灵灵大眼睛姑娘夏日牛仔裤写真

“不能,有柳白在,想搞定王一翰很轻松,不会出什么事儿的!走,先回小雯的病房,我给柳白打电话问问看!”

方程一路上都在拨打柳白的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他倒是不担心会出什么事情,周围也没有什么异常的灵气波动,只是有些疑惑这人去哪儿了呢?

还没等走到小雯的病房,方程和朝夕就听到了从小雯的病房里传出来的笑声,其中……便掺杂着王一翰的!方程欣慰的一笑,看来……这小子应该是想通了!

一打开病房的门,方程都被惊呆了,只见小雯的病床已经被各种各样的洋娃娃和玩具给堆满了,而小雯正坐在玩具堆里开心的笑呢!之前刚刚清醒过来时目光中饱含着的恐惧与敏感也消退了很多!

“朝夕姐姐,来了,看,一恩哥哥给我买了这么多的玩具!”

小雯一看到朝夕,立刻笑着叫到,

“这么多啊,都是一恩叔叔买给小雯的吗?一恩叔叔好不好!”

朝夕笑着走过去,

“好!”

小雯猛地点头,

“怎么买了这么多玩具?”

方程被这么多的玩具吓到了,这哪是买玩具啊,这是把玩具店搬回来了吧,

“小雯睡觉的时候,嘴里一直嘟囔着什么布娃娃、洋娃娃的,我心想着这小女孩儿一定是喜欢那些小娃娃的。这医院里冷冷清清的,连个颜色都没有,小孩子怎么会喜欢!所以就跑出去给她买玩具了,可是,到了玩具店,我就花眼了!”

余一恩的表情似乎有点无奈,又有点委屈,看得方程只想笑,

“这个也好看,那个也好看,售货员再一介绍,各有各的好,我就……我就都买回来了!”

“噗……”

方程还是没忍住,大笑了出来,

“这个售货员今天可真是幸运啊!”

大家都笑了起来。

有一个孩子,好像真的热闹了很多,方程还从没见过余一恩笑得这么慈祥、这么暖过,就连柳白也都陪着小雯玩得正起劲儿呢!

“方大哥……”

王一翰走到了方程的身边,轻轻地叫到,

“怎么……想通了!”

方程微笑着看向他,

“嗯,想通了!”

王一翰点了点头,随后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方大哥,之前是我犯浑了,您别生气,我想明白了!等我一出院,马上就去上学,然后好好参加高考!我已经有目标了,我要考清大!”

王一翰气势满满,但是他的自信是有道理的,他学习的确很不错!

“好,有骨气!那我就在京城等着!”

方程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是一个男子汉应该有的态度和想法。

第三天,是王一雯出院的日子,她身上没有什么外伤!窒息死亡引起的脑损伤也已经被方程的灵气给修补好了,所以她比她的哥哥先一步出院了!

一大早,方程他们几个人从旅社走出来向医院走去!刚走到医院的大门口,就看到一群人围在那里,好像出了什么事情,有警察和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来来回回的穿梭着!

方程他们好奇的走过去,却看到昨天因为医疗事故而去世的那位老人的女儿正抱着老人的照片,坐在医院的大门口哭成一团,旁边还有几个看上去应该是亲属的人在劝她!

“难道……是哪个孙副院长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余一恩看着眼前的场景说道,方程没有说话,而是径直地走向了那个女人,

“大姐,您这是……”

女人听到有人叫她满脸眼泪的抬起头来,看到是昨天帮了自己的年轻男人,便立刻哭诉起来,

“小兄弟,是啊!小兄弟,这家医院……这家医院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您别哭大姐,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了?”

方程急忙扶住那女人,

“警察……警察跟我说,今天就会来将我母亲的遗体拉回去,让法医来做检验,可是……可是……今天早上我来领我母亲的遗体,她却……她却变成了那副样子……”

还没说完,女人便又痛哭了起来,那模样看上去非常伤心!

“怎么了?”

朝夕也走过来问道,方程摇了摇头,

“这位女士,您先别哭,我们到医院里好好地谈一谈可不可以,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们医院做的,您想想啊,我们明明知道第二天警察会来领遗体,我们怎么可能还会那么做呢?这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吗?”

一名医院方面的医生走过来,劝慰着老人的女儿,

“不是们?那还能是谁把老人的遗体弄成那样?老人就存放在们医院的太平间里,们难辞其咎啊!”

旁边站着一个似乎是老人亲属的男人义愤填膺的说道,

“我们一家人已经够理智、够讲理的了!没有跟们闹、也没有跟们提出什么要求,我们唯一的要求就是必须查出我舅妈的死因,可是们却还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这…..我们医院医院一定会把这件事情查得水落石出的!们放心,这绝对也不是我们医院所乐见的!”

医院方的负责人也十分郁闷的说道。

方程听了半天还是没有听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于是他蹲下身子,温和的看向那哭得十分伤心的老人的女儿,

“大姐,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让您和您的家人这么的气愤!老人她的遗体……到底怎么了?”

“呜呜呜……我母亲她……我母亲她的遗体,被人……破坏了……”

女人哽咽着哭诉起来。

听了他的话,方程怔了怔,随即他看向身后的朝夕,朝夕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老人已经去了,谁会没事儿闲的破坏他老人家的遗体呢?要说是这孙家父女干的,他们还在警察局呢,也不可能分身吧……”

朝夕表示自己也不理解。在大家看来,这种举动完没有必要,而且还会惹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啊!

“走,我们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方程严肃地说道!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