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玫的言下之意,是王伦自己不知不觉就从鬼门关那儿走了一遭回来了。

王伦听完她所说,觉得胡玫在橙色结晶的说法这事上,应该没有蒙骗人。

毕竟,这种橙色结晶能够让天境后期大宗师跨出重要一步,晋升到王境,如果对雪狐族有价值的话,胡玫没理由不带着回去。

想他确实在当时吸收橙色结晶时,没有想过双方是否契合的问题,现在看来,这真的是有一点运气成分在里面的。

王伦向胡玫说道:“橙色结晶的事不谈了,你们雪狐族发现了新的时空门户?”

“当然。”胡玫应道,“这次就是为这事而来。”

“怎么个资源交换法?”王伦直接发问。

胡玫也不再卖关子,说道:“这道时空门户面积是契克巍冰盖上出现的那座的十倍,里面有一株同样是古树的树,但树木并没有完枯死,最顶端上面还留有一截绿枝,这棵古树是你发现的那棵的十倍高,根部有大量的紫色结晶灵土。”

“为什么会跟上次的时空门户内的情景一样?”王伦反问。

胡玫苦笑:“这个我哪知道,这事目前雪狐族当做是首要机密,也只有族内几个高层知道,外界更是不知情,也许外界有见多识广的人知道一点情况,但你清楚,像这样的事,是绝对不可能向外透露的。”

“好吧,那你继续说。”

王伦清楚,换成是自己,也不会透露出去。

沙发上穿深v碎花裙的妹纸

就比如契克巍冰盖上发现的那道时空门户,他就不会向其他人透露。

“那道大了十倍的时空门户中,是紫色结晶灵土,雪狐王已经进入并且成功取了一小部分灵土出来,这么跟你说吧,上次的橙色结晶灵土能够让后期大宗师变为王境强者,这次的紫色结晶灵土则可以让第七境王境强者变为圣境强者!”

胡玫猛地说道,提到圣境,她眼眸之中有藏不住的渴望。

王伦知道“圣境”这个境界,这是在地球修炼界中的用法,其实就等同于是修真境界中的结丹期,或者是金丹期。

地球修炼界如今并没有出现圣境强者,但那几个达到了第六境的王境强者,肯定是要突破到结丹期的,而且,他们为首将结丹期修士称呼为圣境强者。

或许在其他时空世界中,结丹修士根本算不上什么,但在如今的地球修炼界,结丹修士完当得上圣境的称号。

“有这么强大的紫色结晶灵土,这本身对于你们雪狐族就是最大的一笔资源了吧,你还用得着来找我谈资源交换的事?”王伦反问,既是不解,也有警惕。

因为到目前为止,他没法从任何一方面确认对方所说的是真的。

胡玫朝王伦摇了摇头:“这压根就不是雪狐族拥有的最大资源。”

接着,她道出了理由。

“首先,那棵古树还存活着,具体用途不知,现在我们并没有将古树拔出来,也没有将紫色结晶灵土部取出来,也许那古树的价值比紫色结晶灵土更高。”

“部的灵土,能支撑第七境王境强者晋升圣境,这个毋庸置疑,在雪狐族祖辈流传下来的记载中,有过类似的记载,这种极其罕见的灵土,通常是用来培育圣药的!这棵古树是圣树,

属于大型的圣药,培育圣药的灵土价值就是有这么大,即使你跟雪狐族进行资源交换后,拿不到部的灵土,只要得到一部分,那也能够帮助你更有机会在未来晋升圣境。“

“如果域外时空强者真的来临,圣境可比王境要有自保力很多!”

“其次,是这道时空门户中,还有着另外一样东西,很有可能比那棵快枯死的圣树以及紫色结晶灵土加在一起的价值还高!”

说到这里,胡玫刻意停顿下来,去观察王伦的表情。

王伦的好奇心的确被勾起来了,也没掩饰,径直问道:“是什么东西?”

胡玫就知道王伦会有兴趣的,换成任何一个有抱负、想在修为上突飞猛进的人,都会希望抓住任何的机会。

眼下,她正将这样的机会,“送”给王伦。

“那道时空门户的最深处,还坐化了一位人类模样的强者,身份跟你们人类中的佛陀差不多,他一只手上握着一支金刚杵,另一只手的手腕上戴着一串佛珠,这金刚杵和佛珠,都是极品法宝,而如果不是时间湮没太久,它们本应该是超越极品法宝的存在,是圣器!”

胡玫仿佛语不惊人死不休,道出了这样一个惊人的消息。

圣器,比极品法宝更高的一类法宝,现如今还没有圣器被人拥有的消息,毕竟极品法宝都极为罕见,目前也只听说红袍僧王得到了极品法宝无敌黑极弓。

而圣器,跟圣境强者相对应,一名第七境的王境强者能够拥有极品法宝就算顶不错了,基本休想得到圣器。就算得到,也没能力将圣器的威力发挥出来。

胡玫说那坐化了的佛陀身上同时拥有两件曾经是圣器、如今已经“掉级”为极品层次的法宝,如果是真的,那这道时空门户的价值,比契克巍冰盖上的那一道,大了数百数千倍都不止。

当然,王伦不是三岁小孩,不是愣头青,又岂会被胡玫的几句话就弄得热血上涌,不知东南西北。

“你继续说完吧,说完了我再向你求证整件事的真假。”

王伦也没急着去分辨胡玫所说的是真是假。

他让对方先把剩下的话说完,看看胡玫和雪狐族到底是要跟他做什么交易。

胡玫再次用手指撩了一下头发,将额头上贴着的发丝撩到一边,边不紧不慢开口说道:“紫色结晶灵土能够拿走,那棵古树也可以直接搬走,但唯独那坐化了的佛陀,我们搬不走,他到底是什么来头,根本不清楚。”

“那佛陀连同那道时空门户的后半部分,是嵌入进时空当中的,一旦搬走,被封堵住的时空乱流马上就会喷出来,任何强者都来不及逃脱,自然也不可能将佛陀带出来。”

“我们想过不动佛陀,只取走那串佛珠,以及那把金刚杵,但不怕跟你说实话,我们办法用尽,也没有成功,要强行取走两件极品法宝,一定会破坏佛陀,也就会引发时空乱流喷入进来。”

王伦听到这,奇怪地问道:“你们是想让我这个人类王境强者去试试?但你们就这么肯定这样是一个办法?”

“不试怎么知道?”胡玫反过来道,“遇到了这样逆天的法宝,所有办法都用尽都可以,我们雪狐族觉得那佛陀跟人类修士相近,想着也许我们域外种族修士被排斥,而你则可以去试试精神印记认主,或者滴血认主。”

“然后呢?假如我成功了,资源怎么分配?假如没成功,你们又打算付出给我什么报酬?”王伦故意询问。

“成功,两样极品法宝随你选一样带走!同时可以带走一半的紫色结晶灵土!”

“如果没成功,我们也不打算将你视为仇敌,从此你和雪狐族的仇怨,可以一并勾销!”

胡玫正色道,说得非常坚定,显然在来之前,就确定好了要这么分配。

王伦不由得笑道:“失败了也好,成功了也好,只怕对我没不同,去你们的地盘办这样的事,我恐怕都没法活着回来。”

“知道你会这么说。”

胡玫一点也不奇怪,接着道,“所以,我们雪狐族愿意向你展现出最大的诚意。”

“哦,怎么个诚意法?”王伦顺势问道。

胡玫说道:“你同意之后,我,以及雪狐族另外仅存的一名第四境王境强者,会赶到这里来跟你汇合,甘愿放弃抵抗,由你掌控我们的性命,带着我们进入时空门户,到时候,时空门户内只有我们三人,你可以随时利用我们的命确保自己的安。”

王伦听明白了。

如果他成功拿到了佛珠和金刚杵,因为他手上有人质,雪狐族其他强者就不敢乱来,他可以带上获得的宝物,以及继续控制着两人回到华夏。

反正在华夏,雪狐族不敢朝他出手。

“照你这么一说,发现你们雪狐族的诚意还确实挺足的。”王伦笑着说道。

据他所知,雪狐族虽然是域外种族中规模很大的一族,但族内并没有像悬空山主、红袍僧王这样的第六境王境强者,最强的雪狐王乃是第五境青色王境的强者,而胡玫和另外一人,就是雪狐族排名第二和第三的人了,倘若他掌控着这两人的生死,是可以让雪狐族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的。

“这样的交易对我没坏处,现在只剩下一件事,那就是如何才能证明你说的都是真的?”

王伦直接让胡玫来解决这个问题。

哪知,胡玫却不急于做出证明,打消王伦的疑虑。

胡玫狡猾地说道:“我说过前来这里,是跟你做资源交换的,但如果仅仅像我刚才说过的那样,你成功了能获得一件极品法宝,一半紫色结晶灵土,失败了能从此少一个敌对域外种族,说实话,这可不是资源交换,这对王伦你来说,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事。”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