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情况?”

方岳的心脏刹那间漏跳半拍。..cop> 他感觉整个世界都凝固住了,自己仿佛成为琥珀中的一只小虫,难以动弹半分。

“不过,因果纠缠,这人的神通太过广大,竟然已经察觉到了冥冥之中的占卜,他借助占卜之力,反噬张乾坤,欲要借此显化出里!”

不仅是方岳,连洛颜都已经呆住了。

这种手段,并非是他们这等人可以掌握的。

“咱们这次看来是死定了!”

张乾坤苦笑,这种逆乱因果的手段,他也只是在神话时代里听说过。

“不,死的是你们,我只是一道灵气化身,我不会死!”

方岳沉吟片刻,说出了一个残酷的事实。

洛颜瞥了方岳一眼:“她连因果都能操纵逆乱,你以为她无法凭借因果手段,借用你的一道分身,占卜出你的本尊所在吗?”

“我也懂因果,分身和本尊的因果也被我给斩断了!”

方岳极为笃定而得意的。

戴着草帽美少女甜美草丛间高清写真

洛颜一阵无语,这方岳可真的是够谨慎的,见过怕死的,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怕死的。

“汝等蝼蚁,胆敢占卜于我!”

虚空中,一道浩荡的声音传来,刹那间席卷千里。

方岳微微出神,不有愣住。

在那气息之中,他竟是有一股血脉相亲的味道。

“你是方家的人?”

那双冷漠的眸子渐渐的便柔和起来。

旋即,一道身影降临。

红衣如血,黑发如瀑。

这是一位身材极其曼妙的女子,这尽管只是一道虚无的投影,逆乱因果而至。

可是无论方岳还是洛颜,都从中感受到了一股无可抵御的压迫之感。

“你是方家血脉?”

她的一双眸子落到了方岳的身上,身影忽然变得有些萧索。

“方岳,拜见先祖!”

方岳单膝跪下,他早知道方家的血脉遍布万界,棋局下的很大,没想到如此惊天的人物,竟然也是方家的先祖。

“我的确是方家之人,而你与我相隔数万年,你这一跪,我可以受的!”

那女子出生,声音清冷。

“此城有变,我以一缕气息降临,欲要探查其中因果,若逢临末世,我便收了这附近的世界,炼化成一件领域法器!既然你在城中,那我也不好出手,别人的面子可以不给,但我方家弟子的颜面,在我心中还是有几分重量的!”

女子的声音细细,给人一股春风临身的感觉。

“不,不,不先祖大人,我只是路过这座城池,您若是想要将之炼化成为自己的兵器,千万不要因为我而生出其他的念想。尽管炼制,和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方岳贱的让洛颜和张乾坤咋舌。

你就这么记仇吗?

女子轻笑:“原来如此,我名为方灵儿,你也别称呼我为先祖了,咱俩并非同出一脉,而且数万年的岁月已经过去,你我之间除却方家的一点血脉真灵的连接,已经别无关系,你不妨称呼我为灵儿姐姐,这样的话,我听着也算是舒心!”

方灵儿对方岳的态度格外好。丝毫没有绝世高手的架子。

洛颜的额头上,一滴滴的汗珠滚落。

她刚才施展秘法想要看一看这女人的深浅。

结果,秘法反噬,没有成功。

连她的道心都出了一丝摇曳。

方灵儿瞥了洛颜一眼:“你是彼岸宇宙的人?学了点本事,就学人八卦,你在出门之前,你们家的大人没有叮嘱过你,这万界的水深得很吗?念你初犯我便是看在方岳的面子上饶你一次,若有下次,你便会不去彼岸宇宙了!”

方灵儿的声音冷漠对待洛颜和对方岳完是两种态度,就仿佛换了个人一样。

方岳,那是自家的弟子,血脉相亲,而洛颜彻彻底底的是一个外人,何必与她和言语色,这亲疏远近,在方灵儿的心中有一条明确的界限。

洛颜的脸色煞白,喏喏道:“晚辈知道了!”

方灵儿微微点头,方才再次看向方岳:“既然你只是路过,那此时于你无关,我便继续我的计划了!不过,既然见你一次,我便给你一个忠告,方岳,万界的水很深你所看到的万界还不是真正的万界!行走诸多世界,一定要谨慎小心,每一个世界每一个位面,都可能藏有了不起的秘密!”

方灵儿语重心长。

“灵儿姐姐,方岳明白了!”

方岳回应一声,方灵儿才算是真正放心,微微颔首,身影消散,荡然无。

方灵儿的身影消散。

同时,这外界的天劫凝聚。

一道血色的闪电,仿佛一座山峰落下,径直的砸向了张乾坤。

“这是什么东西?”

洛颜惊呼一声,她早知道越级而占卜会有劫数降临,可是没想到这劫数居然这么浩大。

“劫破!”

自己选择的路,哪怕是跪着也要走完!

洛颜轻咬红唇,捏下雷印,欲要破开这道血色雷劫。

可是她的印决刚刚成型,虚空摇晃,这雷霆变化演化成为了一条巨蟒的模样。

雷霆化生灵,这是雷劫的又一层变化。

洛颜纵然是以圣人境的印诀抵挡,都没有让那道血色的雷霆随之散去。

雷劫蟒蛇扑杀而下。

径直的向着张乾坤的方向噬咬而来。

方岳发动阵法,形成了一片淡淡的金色罩子。

罩子撑起与雷霆巨蟒相互撞击。

雷霆巨蟒稍微遭遇了一点阻碍,方岳的一百六八十杆阵旗上面尽皆生出了细密的裂痕。

雷霆蟒蛇凶猛如斯,若是用具体的境界来划分,这头雷霆巨蟒绝对是已经达到了圣人境的级数。

纵然是方岳的阵法也只是稍稍阻挡,若是它再来这么两下,方岳的这些阵旗,恐怕就要被部震碎。

“抱歉方岳,这次是我的预料不周!这条雷霆巨蟒便是交给我吧!我一定不会让张乾坤受到半分伤害的!”

洛颜露出了一抹歉意的眼神。

她虽然贵为圣人,甚至半只脚已经跨入到大圣境的层次了,可是论及对劫数的了解,她还真的远远不如方岳更加深刻。

刚才的印诀,她并未力出手,所以才导致这雷霆化为生灵,并未真的拦住对方。

“风流云散!”

洛颜正色,这次她施展出了真正的神通。

那雷霆巨蟒的身影稍微一顿,下一刻,便是真正消散,就仿佛从来没有在世界上出现过一样。

“法则神通!”

方岳微微惊讶。

“方岳看来你也不算是孤陋寡闻嘛,连法则神通你都知道?”

洛颜看到方岳惊讶的模样,心中不由升起了一股小小的满足。

刚才,她被方灵儿压制的太惨,她的本尊竟然连方灵儿连分身都算不上的一道投影给震慑住!

对于她而言乃至奇耻大辱。

内心的尊严和自信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之后,她还拍胸脯保证这张乾坤渡劫不会有人和的闪失,可是如果不是方岳早有筹划和准备替张乾坤挡住了一波天劫。估计等她出手,这张乾坤早就是已经死的连渣渣都剩不下了。

接连的两次打击,对于一向自认为天才的洛颜冲击颇大。

好不容易让方岳惊讶一下,她的心中才算是找到了一丝小小的平衡。

“法则神通,乃是以术法为基础,融入不同的法则修炼出来的神通手段。这术法到神通,其实并非是无迹可寻,一来是需要将术法中融入自己的意念和领悟,方才能够形成神通的雏形,二来是将法则融入到术法之中,这法则的领悟程度越高,形成的神通威力也便是越大!”

洛颜看着方岳一脸虚心受教的模样,内心的虚荣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她稍微顿了顿,便是继续说道:“其实你想要真正领悟神通必须要明白一句话,一念即是神通,一念即是世界!念生则神通生,念动则天下动!”

洛颜的话音落下。

于方岳而言,简直就是如醍醐灌顶。

他对于术法的理解,其实还都是停留在最初始的阶段。

没有人给他指点,一切都是自己在摸黑探索。

这次,洛颜区区三两句的指点,则是给他捅破了最为关键的一张窗户纸。

念生则神通生,念动则天下动!

这两句话,让方岳仿佛是抓住了什么!

“火,起!”

方岳摊开手掌,一团脆弱的小火苗在他的掌心上面晃动摇曳,它仿佛是一个幼小的生命一样,有些胆怯的诞生在这个世界之中!

火苗摇曳,它虽然脆弱,但却好像是有了自己的意志。

刹那工夫,小火苗便是变化成为了一个缩小了百倍的小人。他从方岳的掌心跳下,吱吱呀呀的在向洛颜打招呼。

洛颜的嘴巴张的老大,这方岳的修行天赋简直就是高超到了不可思议。

将元素化形,只是一种基本手段,可是能够让元素演变成为元素生物,便是寻常修行者终其一生都无法领悟的绝世神通!

这是在干嘛!

这是在造人,这小火苗化成的小人,已经具备了基本的自我意志和一丝淡淡的意志力。

“方岳,你跟我说实话,你之前真的不知道一念成法手段吗?”

洛颜用低沉的语调询问方岳,她的心中竟然有一丝小小的紧张。

本来,她是想要借助神通法门在方岳的面前寻回一丝小小的自信。

可是方岳对于术法神通的参悟能力,让她不仅没有找回自信,反而是在内心深处,生出了更为浓郁的自卑。

洛颜,向来都是自诩天才,在同辈之中,天赋超然,旱逢敌手。

可是遇到方岳之后,洛颜在天赋方面备受打击。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