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星辰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疼,尤其是腿间那隐秘的部位,很是难受。

疼痛提醒了她。

她昨天已经结婚了。

而昨晚上的洞房花烛夜,却出乎许星辰的意料,那么的——狂野。

**的碰撞,汗滴,喘息……

许星辰的浑身都热了起来,脸都跟着迅速的涨红。

她赶紧的下床,没想到腿软的她,直接“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发出了尖锐的叫声。

“啊!”

房门突然被推开,只围着浴巾的男人,看着倒在地上的光裸的许星辰,浓眉微蹙,走过去,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放在了床上。

而许星辰迅速的扯住了被子盖住自己。

她羞窘的抬头,首先映入眼中的,是男人结实的肌肉,实打实的腹肌,是昨晚上她意乱情迷的时候,摸过的。

再往下,浴巾围着的地方,她……

爱笑美女微笑时好美如天使

赶紧的移开目光。

抬眸,男人英俊冷硬的脸庞,漆黑如墨的眸子,深邃的落在她的脸上。

许星辰又有些不好意思,虽然,这是她的新婚丈夫邵怀明。可是两人,其实也不过见过三次面。

“你先出去吧,我就是一时有点腿软。”

说完,顿觉更窘,而她也似乎看到邵怀明眼中的笑意,可是仔细看,却又似乎是自己的错觉。

邵怀明低沉的声音开口:“你确定?”

“不用,我自己可以。”

邵怀明“嗯”了声,转身离开了卧室。

许星辰尴尬不已的,捧着自己又热又红的脸,自我唾弃了会儿,才慢吞吞的去拿衣服穿。

……

许星辰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饭,是邵怀明到外面买来的。

沉默,还是沉默。

直到,猛烈的敲门声,咚咚的像是很多人在砸门。

许星辰身子倏然一僵,外面已经有人大喊起来。

“开门,许星辰,你给我开门。”

她还没有反应,邵怀明已经起身,去开门。

外面的男的女的,在门打开的时候,想要一股脑的冲进来,却看到邵怀明深沉阴冷的黑眸的时候,瑟缩了下。

邵怀明挡在门口,很奇怪的,他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却有一股让人不敢造次的强大气场。

“有事儿?”

“你……你给我让开。我是许星辰的舅舅,是她的长辈,她都不敢对我怎么样,你给我让开……”

邵怀明岿然不动,却只是回头,许星辰这会儿已经冷静下来,沉着小脸儿。

“让他们进来吧。”

邵怀明闪身,外面的几个人都冲进来,鞋都不换,直接走进去,各自找地方,占据位子,男女老少,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兴师问罪的凶恶和不善。

许星辰就站在客厅中间,邵怀明反倚到门口的墙边,双手环在胸前,冷冷的看着这些闯进来的人。

“舅舅,舅妈,姨妈,姨夫……还有表哥表嫂……”

“甭叫了!”

许开发大嗓门的打断许星辰的“礼貌”,精瘦的脸上,既凶恶又刻薄。

“我们来,不是跟你废话的。直说吧,拆迁款,你必须拿出来,我们三家平均分一下。拆迁的房子,是你姥姥的留下来的,凭什么你妈自己一个人独吞?我是许家独子,我应该占大头。再说了,你妈一个嫁出去的姑娘,这么多年,我们帮衬她,可不是让她独吞的。今天,这个钱,你必须拿出来。”

“对,我也有份,我也是许家人。”

许星辰早就料到了,他们来,就是为了钱。

若说是之前,她还有些怕,怕他们闹腾,怕他们找麻烦,那么现在,她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精致的巴掌小脸儿上,许星辰有的只是冷漠无情。

“钱没有,你们想闹,我奉陪,打官司我也不怕,你们一分钱都休想拿到。”

“你个臭丫头……”

许开发的儿子许立诚恼羞成怒,上前就要对许星辰动手,一瞬间,手腕却被用力的牢牢握住,他立刻吃痛的惨叫。

“啊啊啊……”

邵怀明阴冷暗沉的黑眸,扫过所有想要上前帮忙的人。

“现在,许星辰已经是我的妻子,她的财产,我也有份。你们试试,我会不会把这些财产分给你们?”

冷厉,狠绝,无情。

所有人,包括许星辰在内,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他的警告犹如实质,冰冻所有人的血液。许家人在放下狠话,“你等着瞧”之后,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邵怀明坐在沙发上,跟许星辰相对而视。

许星辰晶亮的眼睛,光芒闪烁,似乎不敢跟他对视。

低头,看着自己手指头缠着手指头。

邵怀明沉沉出声。

“怕了?”

“额……没有。”

她僵着脸,看着邵怀明。

邵怀明没说什么,直接拿过茶几上的烟盒,抽出一根烟来点燃,修长的手指,夹着烟格外好看。

他这双手,许星辰以前没有仔细观察过,如今看着,跟他的职业一点都不符合,修长,指节分明,指甲干净,很难相信这样一双手,是一个工地上建筑工的手。

还有手上的烟,这烟盒她没有在超市见到过,闻着烟味儿,却不刺鼻,有些清冽。

在许星辰发呆的时候,听到邵怀明重新开口。

“领证前,已经做了婚前公证,你所有的财产,我不会要。你不相信我,也该相信法律。”

许星辰有些尴尬的使劲点头,“嗯嗯,我知道的,我相信你。”

虽然心中之前,也稍微有那么点怀疑。

但是人家都说出来了,她再怀疑,就显得很小人了。

邵怀明也不管她是真相信还是假相信,起身,准备出门。

许星辰也赶紧跟着起身,跟着他走到门口,她这才低声开口。

“今天,谢谢你。”

邵怀明回头,面无表情,手中的烟还未燃尽。

他咬着烟头,声音含糊,她却听的清楚。

“要谢,就晚上谢。”

说完,他下楼离开。

而许星辰站在门里面,羞窘的涨红了脸,迅速的关门。

下午,许星辰处理了一下网上的工作,就接到了好友秦雪的电话。

两人是大学同学,同是燕城名牌大学毕业,不过,秦雪如今在燕城,而许星辰却在老家的这个小城市窝着。

两人之间,无话不谈。

“你真的结婚了?一个建筑工?你脑子坏掉了啊!!!许星辰,你可是我们A大的气质美女,你就这么葬送了你一生,你简直要气死我了……啊啊啊……”

许星辰听着秦雪尖叫发泄了之后,才冷静的说。

“我是认真的,我做好了一切准备。做过财产公证,也有婚前协议,房子都是我的名字,钱也都是我的,他虽然什么都没有,但是还有张帅气的脸,还有健康的身体。对我来说,这就够了。”

虽然后面说是玩笑话,但是,许星辰这样说的也算是真心话。

手中有钱,她掌握主动权,而邵怀明,至少,昨晚床上表现她还是挺满意的。

想着如此,许星辰微微有些脸热。

而秦雪知道,已成事实,再生气也没用。

“好吧,但是,到底怎么帅了?你发照片给我看看。还有,健康的身体,是怎么个健康法,啊?是不是你们已经……嘿嘿……”

许星辰尴尬,“行了,打住这个话题。”

“这可很重要啊,一个男人,怎么能不行?”

秦雪大有想要问到底的意思。

许星辰赶紧的堵住她的嘴,不想她继续多问。

“他很行,非常行,行了吧?”

“呵呵呵呵……行啊,当然行啊,看来你很满意啊!”

“满意!”

“啧,满意就行,女人啊,说别的都是虚的,身体性福,才是实际的,尤其是你这样的小富婆,找个男人作用就是这个了。”

秦雪在科普,关于男人这方面的问题,许星辰不经意抬头,却发现,邵怀明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门了。

许星辰:……

他听到了多少?

而邵怀明,面无表情,看不出是否听到她说过的话。

黑色的T恤上布满灰尘,长裤也泥泞不堪。

他看了眼许星辰,直接在门口,将T恤长裤脱掉,半裸的身子,越过许星辰走进了浴室。

许星辰怔怔的脸红着,咬着唇,赶紧挂了电话。

等邵怀明洗干净出来,又只围了浴巾。

她捧着水杯,眸光从他腹肌上扫过,眼神闪烁着,“你今天这么早回来啊~”

邵怀明应了声,走过来,给自己倒了水,咕咚的喝了一杯之后,坐下来,正好大腿碰着她的大腿,吓的许星辰腾的站起来,走去门口将他脱下来脏衣服捡起来,去了浴室洗去了。

邵怀明则慵懒的坐在沙发上,侧头,看了眼浴室,门敞开着,小女人在里面忙活着给他洗衣服。

他漆黑的眸子闪过一抹一闪而逝的笑意。喜欢温暖的故事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