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小明无法解释床底下女性衣物的来源,被派出所以违反治安管理条例为由处拘留一周,罚款500的处罚。

小卖部老板娘是保安处沈洪军亲戚的关系也被很多学生知晓,并且有流言讲小卖部频频失窃是因为姜小明监守自盗,老板娘却把这件事安在前去买东西的学生头上,直接导致郑微、朱小北蒙受不白之冤,险些受到侵害。

更为关键的是,姜小明是个偷女性内衣的流氓,隐藏在校园近两年时间,居然没有被保安处的人揪出来,一些人怀疑沈洪军是不是知情不办,刻意袒护这个拐弯亲戚。

总之事情曝光后,超市小卖部、保安处乃至学校都或多或少承受非议,一些学生宁愿走远路去学校门口的商店买东西,也不愿意在宿舍旁边的小卖部买东西,肥婆老板娘恨死林跃了。

另一方面,林跃打伤姜小明和肥婆是不争的事实,派出所民警和了半天稀泥,最后要林跃拿出500块当医药费赔给那两个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500块,砸掉肥婆门牙,给姜小明踹骨折,林跃觉得这钱花得还算值。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学校方面对沈洪军的惩罚不痛不痒,捅出这么大篓子也只是很虚的d内警告一次,没有伤筋动骨,也就伤到一点皮毛罢了。

这下他看出来了,怪不得那货在电影里一副我就是官僚,有种你咬我的样子,原来是上面有人啊。

连曾毓的父亲曾贤都搞不定,罩着沈洪军的人是谁,答案可以说呼之欲出了。

搞笑的是,揭露姜小明偷窃女生贴身衣物的她,反而因为对保卫处处长动手,被教务处安了一个严重警告的处分,这还是曾贤、秦教授等人说情的结果,听说一开始是要给留校察看的。

许开阳等人劝他忍了,毕竟胳膊扭不过大腿,身为学生是斗不过学校的。

林跃当然知道身为学生只能忍了,不过用严重警告换胖揍沈洪军一顿,这个结果也能接受,起码现在校师生都知道他受了委屈,明明是沈洪军先动手,学校领导明显在偏袒沈洪军。

宅女在家打游戏

而且听说学校里有变态偷女生贴身衣物的事传到了社会上,刘校长被主管部门领导约谈了,要求他今后加强宿舍管理,杜绝类似事件发生。

老货在上级那里吃瘪,回来自然是要给他小鞋穿的。

在林跃看来,现在斗不过不代表以后斗不过,要报复那位刘校长,他还是有办法的。

……

12月末,圣诞节。

稀疏的雪花自天空落下,街道上包子铺的蒸笼里往外冒着热气,穿羽绒服围围巾的旅人走在大街上,嘴里不时呼出一团白雾。

店铺门口看不到挂着彩灯的圣诞树,橱窗里也没圣诞老人,只有大学英语角这种特殊场所有些西洋节日的味道,洋妞儿们端着红酒杯跟来参加聚会的中国朋友说着“rry christas”,男留学生带着假胡子,穿着圣诞老人装在台上表演杂耍。

林跃跟几个外国人聊了一回儿,看见朱小北拿着一本专业书来到英语角,拒绝了一个拉美小哥儿参加聚会的邀请,站在门外定定看着他。

“抱歉,我出去一下。”跟那几个两眼冒光听他掰扯中国地方有趣的风俗和文化的留学生告罪一声,林跃从桌子上拿了两个苹果往外面走去。

朱小北穿着一件白色羽绒服,留长到肩膀的头发在耳后弯了一个微弧,垂在脖子两边,分开的长刘海把脸修出一道好看的曲线。

“下课了?”林跃丢给她一个苹果。

朱小北接在手里:“嗯,下课了,能陪我走走吗?”

他看了一眼窗外零星落下的雪花,点了点头。

俩人离开图书馆,走在微微发白的马路上,操场上有一些南方来的新生撒欢奔跑,哪怕是再小的雪,在他们眼睛里也是新奇、有趣和美丽的。

“你看他们,恨不得在雪地里打几个滚。还有那边几个,这雪别说给麦子盖被,薄得跟兰州拉面上的牛肉有一拼,还叽叽喳喳吵着堆雪人打雪仗……”

林跃有感而发说了几句话,却发现走在右面的小女生没有回应,转头看去,就见她定定望着自己的侧脸,眼神明亮而柔和,像一束漫过大地的晨光。

哈~

哈~

哈~

蒙蒙的白雾在她脸前散开,吹破了夜色和严寒。

“怎么了?”林跃说道:“礼物不是已经给你了吗?”

朱小北想起揣进兜里的那个苹果。

“张开。”

“我在。”

“你上次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上次?”林跃面露不解。

“就是在保卫处,你跟沈洪军说我们是你女朋友的话。”

林跃一听这话登时警觉,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我倒是想呢,哪个男人没有左搂右抱的野望?”

说完拍拍她见肩膀:“我要是泰王,就把你们308室娶回家,可惜投胎失败,选了个地狱开局。”

如果是郑微,肯定回他一句“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如果是两年前的朱小北,可能会说好啊,我替你去问问姐妹的意见,事成后别忘了付我一笔可观的介绍费。

然而此时此刻,她什么都没说,收回目光看着前方飘零的雪花,用很轻很轻的声音问道:“这么说来,你是想过要我做你女朋友的事的?”

林跃点了点头,因为这是实话。

对于男人来讲,要说这辈子就认准一个人,喜欢一个人,那不现实,或者说虚伪。谁没喜欢过几个人?只不过在这种事上会有取舍,最好的情况是选择喜欢程度最高的那个步入婚姻殿堂。

他等着朱小北往深了问,然后告诉她想过不等于就要这么做,他想要再等一等,希望那个最最喜欢的人能直面内心真实感受,走到他身边来。

可是他等啊等,等啊等,小北同学就是不问,只是微笑看着洒落雪花的夜空,满足的像个吃到糖果的孩子。

这怎么说的?

林跃很无语,也很无奈,看着她快乐的样子,发现无论如何狠不下心肠拿准备好的说辞去刺激她。

他不是女人,当然理解不了朱小北的心情。

去年学校举办文艺汇演那天,她亲眼看到郑微毫无尊严,不求结果地跟他告白。她发现自己做不到像郑微那么勇敢,在喜欢与放弃间不断纠结,这一纠结就是整整一年过去,为此人都瘦了一圈,林跃和她姐几次三番劝她多吃点,可是那也要有胃口才行啊。

直到前些天,为了有帮她们出头的充分理由,说出那句别人听起来有些过分的话,搞得现在建筑学院的男生指责他想要脚踏两只船,可是处于风暴中心的她,却一点没有被冒犯的感觉,甚至隐隐有几分欢喜。

因为他把自己和郑微放在了同一水平线上,在那件事上,他打伤了姜小明和小卖部老板娘,还跟沈洪军结下梁子,甚至挨了一个处分,这份对她和郑微不计后果的好,她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能不感动吗?

这一个月时间她想了很多,最终有了决断,只要他喜欢过她,心里有过跟她交往的念头,那么以往所有的心酸苦楚,都值了。

她不会去给他压力,逼他在自己和郑微间做出选择,就像当初郑微的做法,而且阮莞曾经委婉地讲过他认为大学期间还是学业为重,这样才能给自己和喜欢的人一个美好未来的想法,所以只要隐晦地表达出自己喜欢他就够了,这道选择题,他想什么时候做就什么时候做,无论选择谁,她都不会有怨言。

“谢谢你的圣诞礼物,我决定了,以后每个圣诞节都要当成重要的节日过。”

朱小北对着天空用力吹了口气,几片雪花融化在温热里。

林跃正准备说点什么,突然注意到靠近女生宿舍的小亭子里有个人在哭。

“小北,你看那是不是黎维娟?”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