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裂的火箭遗骸之中,出现了机械人马的身影。

不,应该反过来说,是那机械人马打爆了火箭,从里面跳了出来。

“项羽大人?”

芥雏子看向机械人马,面露惊容。

“为什么您现在就出来了?”

项羽?

是那个泛人类史中一手断绝了秦王朝的霸王项羽吗?

道理我懂,可为什么会是机械人马的模样?中华的古代到底是什么样的?

“吾非出来不可。”

机械人马发出低沉的喝声,那惨白如鬼般的金属脸看向了琉夏。

“若非如此,以吾的计算,汝的从者撑不过一个回合。”

机械人马的出现,打断了琉夏和假面从者一触即发的战斗,两人齐齐向着人马的方向看了过去。

那年纯真女孩的可爱记忆不灭

“什么?”

兰陵王猛地愣住。

“连霸王都这么说吗?”

从对面那魔性青年的身上,他并非感觉不到威胁,不如说,虽然那男人丝毫气息不显,但他依旧从对方身上察觉到了令他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威胁。

他知道对方多半不是易于之辈,但老实说,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连一个回合都撑不住,好歹也是留名于史的名将,不至于那么菜吧?

“这场战斗由吾来接手。”

机械人马迈动马蹄,在踢踏声下越过了假面从者,来到了琉夏的对面。

“如果是项羽大人这么说的话,那Saber你就退下吧。”

芥雏子脸上的暴躁情绪直接消失,十分乖巧地答应下来,然后喝令着,让假面从者当场退下。

“阁下以为如何?”

机械人马看向琉夏,并没有直接动手的打算,而是向他很有礼貌似的询问起来。

“随你们的便。”

琉夏看了眼这位有着霸王别称的机械人马,目光中浮现出些许的审视意味,同时不甚在意地道。

看起来不像是从者,没有从者的气息,应该是活“人”吧。

以机械之身,再加上这个世界那不科学的技术水平,存活个两千多年大约也不成问题。

“好,请指教!”

霸王项羽点点头,随即身一震。

一股磅礴到比肩神灵的魔力,爆炸性地被他从体内释放出来,化作凝成实质的暴风,环绕在了他的周身。

琉夏眉头微扬。

好家伙,不愧是活了两千多年的存在,这股魔力庞大到远超从者的规模,虽然比不上作为原初神的斯卡蒂,但也远远超过能够计算的范畴,真有神灵的话,其魔力大约也就是这个规模了。

“轰隆!”

人马踏前一步。

一阵轰响之下,六只手臂上的漆黑砍刀成对地举起,相互协调着,一边引起庞大的暴风,一边向着琉夏的方向急速挥砍而来。

那简直就像是行走的暴风,是狂风这概念所获得的人形,每踏出一步,都给人地崩山摇的感觉,让人心惊胆战,未战先怯。

若是行走于战场的话,那人马恐怕就会化作一尊庞大的绞肉机器,以人形屠宰场的形式将战场染成无边血色,将对方杀得胆寒不已。

而且,历史传说中都说霸王性格残暴,喜怒无常,但看他说的那两句话,不是挺有礼貌的吗?

琉夏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径自挥出了手中的刀。

看似轻飘飘,不着调,甚至不上轨迹,不进套路,但落在机械人马的眼中却犹如羚羊挂角,神来之笔,以蜿蜒的轨迹刺入了他六条手臂出力方向的正中心。

六条手臂的同时战斗是非常艰难的,若是用得好了当然无往不利,但落在真正的剑术达人琉夏的眼中,那六条手臂的连携,却明显不够完美。

“我的攻击被看穿了?”

机械人马的处理器中浮现出了这样的结果,但与此同时,处理器中也瞬间给出了应对,让他立刻变招。

在琉夏的这一剑刺中之前,他的六把砍刀就齐齐改变了轨迹,移动了手臂连携的中心,将六把刀直接分散开来,从各个方向向琉夏欺近而来。

这是放弃了六把刀的联合进攻,打算以多欺少,单纯用刀的数量来压人。

但这瞬间,那把赫刀仿佛又看穿了他的行动一般,明明刀身并没有多长,但却猛地向前一递,向他胸口正中央的位置急速刺来。

对机械来说,这种攻击本应并不致命,只要能将敌人砍成肉泥,哪怕真中了一剑,也相当值得,那种小伤也不在考量之中。

但在赫刀剑指其胸口之时,项羽踏前的步伐却猛地顿时,随即急流勇退,六把刀尽数收回,退出了赫刀的攻击范围。

从外人的角度来看,就是项羽试探性的攻了两招,而琉夏也试探性地回了两招,过程中兵器没有碰撞过一次,然后就猛地分开了。

比起厮杀,更像是切磋,而且还是过家家般的切磋。

“精彩,阁下的武艺远超于吾。”

但项羽稳住身形后,却十分坦荡地赞叹起来。

“你的武艺和身体不匹配。”

琉夏收回赫刀,心中的期待反而降了下来。

他还以为真能和六刀流交交手,吸收其精华为己用,有助于自己更上一层楼,但原来对方并不是真正的六刀流。

“你的六把刀连携起来破绽百出,应该是因为你本来并不是六臂人马形态的缘故,你的刀法显然更适合人类形态,想来你原本应该是双臂的人形态,只是被改造成六臂人马,但武艺却无法和六臂形态完匹配。”

不是项羽武艺不精,而是他的武艺和体型不匹配,导致动作间出了破绽。

一般的对手在看到那破绽之前,可能就已经被项羽给砍死了,根本来不及针对,但落在琉夏的眼中,那破绽就被无限放大,轻易针对到。

“那推测确实没错,令人叹服。”

项羽诚实地点头承认下来,并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胸口,虽然及时后退了,但从赫刀上逸散出来的剑气,却依旧在胸前留下了一点白印。

“而且仅仅第二刀就直往吾的胸口刺来,想必阁下是已经发现了吾之命核所在,这般眼力实乃吾生平仅见。”

他的命核就在胸口正中央,一旦他刚才真的不管不顾冲过去的话,他的六把刀或许的确能在对方身上留下伤痕,但他此刻也绝对已经变成一尊废铁了。

“他们在说啥?”

芥雏子满脸迷茫。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