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所谓的丹药,方九几人面色微变,目光闪烁不定。

原本他们确实存在一些想法,把徐子墨带进天伦教后,在让人抓住他。

毕竟那里是他们的大本营,根本不怕徐子墨能翻起什么浪花。

“怎么?不敢了?”徐子墨轻笑道。

他缓缓举起手中的霸影,刀身有淡淡的刀意在凝聚着。

“我们吃,”方九是第一个接过丹药的。

丹药入腹,除了有轻微的疼痛外,似乎没有别的感觉。

“这枚丹药是从外面拿进来的,不要想着红尘宫内有人能救你们,”徐子墨说道。

“毒发时间是二十四小时,就看你们表现了。”

三人的脸色都十分的难堪。

摆在他们面前的路只有两条,要么直接被徐子墨杀死。

要么带徐子墨去见天荀公子,背叛天荀公子的下场他们可不敢想象。

咖啡店的清纯软妹子

但不管怎么样,总比现在死要强的多。

“我带你去,”方九说道。

“我很好奇,你一个混混是怎么被天荀公子看上的?”徐子墨问道。

“天荀公子修练的功法有点特殊,除了吸收灵气感悟之外,还能通过吸取别人的精元来快速变强,”方九一五一十的解释道。

“不过这种方法有违天道,教主在教内是明确禁止的。

我们天伦教不是邪教,不能使用这种方法。

天荀公子又想快速变强,又怕被教主发现,就找我帮他处理,因为我为人机灵,市井小巷也都清楚。”

“你可以见到你们教主吗?”徐子墨问道。

“教主平时很少现身,哪怕是天荀公子没有受到召见,也基本见不到教主的,”方九连忙回道。

“真的,我没骗你。”

“你说,要是天荀公子遇到危险了,你们教主会救嘛,”徐子墨笑道。

“应该会救吧,”方九不确定是说道。

“虽然少教主常常令教主不满,但毕竟血浓于水,是他唯一的孩子。”

“那就走吧,”徐子墨说道。

………

天伦教始建的初衷,大概就是天伦之乐,与神女宫的看破红尘相对而立。

这庞大的势力占据了三分之一的天伦城。

天伦教的四周布置着阵法,门前有两名守门的弟子。

皆是身穿蓝色长袍,在天伦教的门口两旁,放着喜怒哀乐四尊形态不一的雕塑。

偌大的教门是用星火铁制成的,其中天伦这个字龙飞凤舞,铁钩银画,十分的气势磅礴。

在方九几人的带领下,这守门的弟子也都认识,并没有阻拦徐子墨几人。

众人一同走进天伦教,印入眼帘的是一条长长的走廊。

这走廊几乎一眼看不到尽头,两旁的廊壁上,画着许多的画面。

徐子墨大概看了几眼,这画面讲的都是人生之乐。

权利、金钱、美女………

这有点像是给每一个教众洗脑般,看的多了自然而然就不会坠入看破红尘中。

从走廊走过,眼前的视线便开阔了起来。

蔚蓝的天空中,群鸟飞尽,白云朵朵。

一座座大殿、群楼玉宇,亭台楼阁,拔地而起。

脚下是白玉铺成的小石路,两旁来来往往的弟子三三两两的走过。

“天荀公子住在望天阁,我带你们去吧,”方九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什么时候给我解药?”

“见到天荀公子自然会给你,”徐子墨说道。

大智和尚紧跟在身后。

五人正走到半路,突然迎面而来一群身穿蓝袍的弟子。

为首者也是名少年,脸色微白,脚步轻浮,看上去颇有些纵欲过度的表现。

“呦,这不是方九嘛,又给你的主子干什么去了?”那蓝袍青年笑道。

“云师兄,”方九笑着问候了一句。

“他们是谁?”天云看了徐子墨几人一眼,皱眉问道。

“这似乎不是咱们天伦教的弟子吧。”

“这是少教主的意思,天云师兄也要管嘛,”方九态度不卑不亢,问道。

“我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背后那些交易?”

方云冷哼道:“我只是懒得管而已。”

方九笑了笑没有说话,他知道他现在都是靠天荀公子才有的地位。

其他人他也不愿多得罪。

“你们都小心点,好自为之,”方云说了一声,便带着一群弟子转身离开了。

直到方云离开后,旁边的鹰眼男子才狠狠的啐了一口。

看不惯的说道:“这家伙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们,他背地里做的事不比我们差。

就是看不惯少教主,也只能在我们面前作威作福罢了。”

“别耽误时间,”徐子墨看了几人一眼,淡淡的说道。

在方九的引路下,众人来到了望天阁前。

望天阁位于天伦教的西边,是一座独立的楼阁之处,面积还算广阔。

这里比较安静,来往的弟子也少了许多。

当方九带着几人进入望天阁之后,里面十分的安静。

“公子,”方九轻喊了几声。

只见一名老者从阁楼的上方走了下来。

“福管家,公子呢?”方九连忙问道。

“公子在忙,你下午再来吧,”福管家说道。

“我有急事要见公子,很着急,”方九看了徐子墨一眼,继续说道。

“再急也要懂,规矩不懂吗?”福管家皱眉回道。

“少教主应该在地下室修练呢,”方九转过身,低声对徐子墨说道。

“他的修练不能有差错,这个时候谁都不见。”

“你知道地下室在哪?”徐子墨问道。

“知道,”方九点点头。

徐子墨微微点点头,看了大智和尚一眼。

只见大智和尚一声道号“无量天尊”,大手一撑,直接朝福管家镇压而去。

“你们干什么?”福管家一声轻喝,身上气势十足,与大智和尚战在一起。

这福管家倒是有些本事,四周蓝色灵气环绕,周身有猛虎的虚影出现。

那是他的真命。

“速战速决,”徐子墨在一旁说道。

大智和尚一声轻喝,腰间挂着的长剑出鞘而出,道袍随风飘动。

剑吟声随之响起,只见一道惊天的剑意凝聚而去,化作一道流光在眼前闪过。

那福管家的猛虎真命直接被撕裂,长剑贯穿了胸膛。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