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你这么了解我。”华笙淡淡的。

   “呵呵,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既然跟你宣战,自然是摸透了底细的。”卓雅躺在床上,一脸的运筹帷幄。

   银杏气的要冲上去,“你凭什么啊,你这个女人,你好好的日子不过,要钱给你钱,要什么给你什么,你还不满足?一心破坏别人的夫妻感情,你要点脸吗?你这么损阴德,不怕生孩子没……。”

   华笙直接抬手挡住银杏的话,这丫头就是这样,急了的时候什么狠话都说。

   但是这些是给自己造口业,说不得,华笙自小受奶奶影响,诵经礼佛,自然知道以善为本。

   “银杏,你先出去,我有话单独跟她说。”

   “小姐……。”银杏不太放心,怕这个女人耍花招。

   “没事的,相信我。”

   华笙笑着,银杏和春桃对她是没的说,只是华笙自己也不弱的,她只是不想表现出任何异于常人的技能罢了。

   银杏出去后,小黑乖乖的爬在华笙脚下,似乎随时待命。

   华笙看了一眼卓雅,“钟小妍的事,你做的吧?”

   “谁是钟小妍?”卓雅反问。

   站台乖巧娃娃萌嘟嘟娇羞迷人

   “这里只有我们俩,别装了,从你到江城,奇怪的事情就接二连三的发生,一开始我没怀疑,毕竟你确实本身没什么问题。后来仔细想想,不管是谢东阳中蛊,还是钟小妍被控制,甚至……那天春桃骂完你,晚上就撞邪了。巧合的事情多了就不是巧合了,所以,你承认不承认都没关系,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

   华笙一开始不是很确定,可是最近越来越确定了,卓雅的出现后来发生的事情,包括春桃撞邪,时间上很吻合。

   华笙相信,卓雅的背后一定有能人异士,当然这些人都不是心善的,看这手段就知道是邪术修士。

   卓雅低着头,笑的阴冷。

   这笑声,华笙也是第一次听,真的让人毛骨悚然。

   卓雅的身上没有一点邪气,也没有阴气,更没有邪魔围绕,所以卓雅不是被控制的。

   但是,她的背后,绝对有不少幕僚,这样一群人在江城久留,可不是什么好事。

   华笙打算说开,然后让他们走,以免累及无辜。

   卓雅笑的时候,小黑往华笙腿上缩了缩,华笙低下头瞄了一眼,小黑的毛都竖起来了,炸毛了。

   这是小黑在特别害怕的时候才会有的反应,只是没想到,这让小黑害怕的居然是卓雅那恐怖的笑声。

   卓雅笑过之后,抬起头看着华笙,眼神带着怪癖的光,“华笙,从现在开始我有点喜欢你了。”

   “不,我不需要你的喜欢。”

   卓雅的话,让人很不舒服。

   “你这样的人,不该甘愿做一个家庭主妇,一个豪门太太的,你不觉得自己像笼中之鸟吗?”

   “不觉得。”

   “男人其实不值得你付出所有的,你把爱情当成部,总有一天,你会输的一败涂地,你瞧瞧我……我的下场就是你以后的下场。”

   “这个时候,你挑拨离间就没意思了。”

   “不是挑拨离间,我会证明我是对的。”说着,卓雅挺起身,用手轻抚了一下头发,其实是个妩媚的动作。

   可华笙脚下的小黑直接炸了,跳起来到病床上猛地扑过去,狠狠的抓挠。

   华笙心里一惊……想阻止也来不及了。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