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鬼城。

一道白色光阵,将整个城池笼罩其中。

阵法之内,城池各处上空,都有修士盘桓,警惕地打量着城外。

城外,一支部由女子组建的大军,正在南宫的带领下,对着桑鬼城的城门破口大骂。

李心儿俏脸如冰,曾经的亲朋密友,如今刀剑相向,换谁心里都不好受,她任凭外面的人辱骂,一言不发。

“死丫头,我再问最后一遍,这城门开不开?”南宫叉腰喝道。

李心儿摇头。

她既然选择跟了那个男人,就不会再动摇。

南宫再一次被拒绝,气的是三尸神爆跳,厉声道:“忘恩负义的东西,对得起宗门对的养育之恩吗?”

李心儿张嘴,然后又闭上,还是一言不发。

南宫此刻有种猫拿刺猬无处下手的感觉,强耐着性子道:“好,既然死心要跟那个男人,我不逼,先把阵法撤了,咱们心平气和地谈谈。”

李心儿摇头道:“谷主,您当知道无阵亦无防的道理,您想要谈,心儿非常愿意,但是请先撤军。”

文艺范清新唯美安静美女咖啡馆写真

南宫大怒:“无阵亦无防的道理,还是老娘教的,拿着我教的东西对付我,还真是能耐了!”

李心儿:“心儿不敢。”

“为了一个野男人,连生养的宗门都能背叛,还有什么不敢的?”南宫冷着一张脸,“死丫头,我知道在等明王宗的援军,别等了,他们来不了了。”

李心儿心中一跳,好在跟着郑飞跃早已学会处事不惊的本事,淡淡道:“明王宗来与不来,谷主岂能知晓?”

南宫冷笑:“天真!躲在郑飞跃为布置的龟壳子里,我岂能让明王宗也躲进去?他们的队伍早被拦在半途中,待我攻破这龟壳,他们来与不来又有什么用?”

李心儿心头微沉。

按照事先的约定,此时此刻,明王宗的援军无论如何也该到了,可至今迟迟未归,总不能是迷路了吧?

她心中懊悔,早知如此,应该通知明王宗早一晚到来。

这就是纯粹吃了没经验的亏!

就在这时,一道秘密传音传入李心儿耳中:“稳住,这是南宫的攻心计,五鬼、飞尸、心魔三方貌和神不和,另外两个宗门岂能任由心魔谷独占桑鬼城?”

孙尚香在提醒她。

没有郑飞跃的衬托,这个长腿女人的脑袋显得格外有用。

李心儿稳了下来,学着自家男人的样子,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微笑,道:“既然如此,谷主尽管来攻便是,心儿若收不住,桑鬼城拱手相让又何方?”

这般故作神秘的样子,实在是像极了那个男人。

犹如引燃了炸药包上的导火线,南宫一肚子的火爆发出来,举手喝道:“心魔谷听令,破大阵,清叛徒,给我拿下桑鬼城!”

“是!”

心魔谷的长老、弟子齐声喝道,庞大的队伍迅速散开,对准阵法的几个薄弱点,展开强攻。

终于撕破了脸皮!

李心儿就算有再多无奈,此刻也只能硬着头皮应战,她掏出一黄一红两块令旗,于身前快速挥舞。

桑鬼城各处,各色流光冲天而起,一名名防守人员按照令旗的指示,抵挡心魔谷的进攻。

阵法最中央,一处民居之内,刘青峰盘膝而坐,膝盖上放着一个红色的葫芦。

桑鬼城的高端站立,几乎被郑飞跃部带走,他便是剩下的唯一高端战力,自然要负责起整个阵法的运转,可谓是任重而道远。

阵法外。

南宫在下达了攻击命令后,自身腾空而起,飞升至高空,张开双手双脚,脸上有绒毛逐渐浮现,在她身后,一直硕大的九尾狐虚影缓缓浮现。

“呵呵呵。”

空中响起似有似无的娇笑之声,声音缥缈,却能刺穿灵魂,桑鬼城内好多人听到这声音后,眼神都浮现起迷茫之色。

“小心,这是诱惑之法,且不可沉迷其中!”

李心儿大喝,只是效果并不好,很多人听着那缥缈的声音,嘴角甚至勾起神秘的笑容,仿佛看到了什么美好的东西。

李心儿喊了几声,见效果不佳,干脆也不喊了,而是从怀中掏出一只金色的号角,放至嘴边狠狠吹响。

氓!

号角声悠远而雄厚,有点像牛叫,又有点像羊叫。

此声一起,之前的颓靡粉红之音仿佛遇到了天敌,顿时被冲散于无形之中。

南宫脸色阴沉,恨恨道:“天宝宗的镇派法宝,怎么会在手中?”

天宝宗乃是东岸的一个中型宗门,门徒过千,虽然比不上七大宗门,依旧算得上一个有实力的宗门。

而李心儿手中的号角,便是天宝宗的镇派之宝,属于先天至宝。

李心儿:“只要有钱,这世上就没有买不到的东西。我不仅有天宝宗的镇派之宝,还有地阵宗的镇宗之宝,您想见识下吗?”

“地阵宗的镇派之宝……”南宫念叨了几句,突然脸色大变,放声大喝,“回来,快回来!”

正在各处攻击阵法的心魔谷弟子,听到自家谷主的命令,尚未反应过来,眼前的白色光罩突然一变,白色光罩变成了红色。

前一刻还只是被动防守的大阵,突然之间锋芒必露,无数的红色飞针席卷而出,铺天盖地,密密麻麻。

当当当!

一名心魔谷的长老反应极快,运剑如飞,于身前舞成一道剑幕,将袭来的飞针尽数斩断。

那些被斩断的红色飞针,仿佛干冰般,迅速融化为道道红烟。

这名长老吸入红烟,起初还没觉得什么,时间长了,却是觉得气力在不断降低,境界竟有些不稳。

不好,这烟有毒!

长老心神慌乱,一口气没提上来,被几根红针突破了剑围,射在肩膀之上。

刹那间,她的肩膀抬不起来了。

“退!”

“快退!”

“小心红针,此乃地阵宗的镇宗之宝,毒烟壶,专门用来配合大阵使用,毒性奇猛,防不胜防,快快退回来!”

在高层的命令下,心魔谷的长老和弟子仓皇后撤。

很多人都挂了彩,除了少数大修士,其他中了红针和毒烟的人,气血调动不畅,部分身体部位僵硬迟钝,异常难受。

南宫打量着阵法内安之若素的李心儿,咬牙切齿:“伤者就地疗伤,我倒要看看,她到底能拿出多少宝贝来抵挡我们?!”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