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炎修罗此番也是只能叹息了,朱啸笑了笑,说道:“圣炎修罗,这倒也十分正常,你乃是家族的家主,当然也是要为家族着想的。”

圣炎修罗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但却也是有些后悔,说道:“我成为火族族长的时候,少了一些必要的手段,这才让家族变成这样子的。现在虽然成功将家族给到了火舞手上,但却也是使得火族实力变弱了太多了,这些都是我当初没有果决的下场。早知道我就应该采取行动,也不至于会让家族变成现在这个模样。”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火舞自然也是不会去责怪火云炎,火舞说道:“父亲,倒也是无需担心,此番既然深渊之主愿意出手,对于我们家族来说将会是一大好事,说不得我们也是可以借此机会将那股势力清除掉。至于家族的实力有所减弱,日后再慢慢培养也就是了。”

火舞倒是看得比较远,当初在魔焰山的时候,朱啸就一直都以为火舞是更加适合火族族长的存在。一旦爆发了一场大战,实力减弱都是幸运的,稍有不慎,灭族也是再正常不过了,火舞不会太过于在意现在拥有的,想着日后还会拥有,这种想法就是一般人没有的,这是一个族长应该有的远见与胆识。

此时大尊者与朱啸几人都是觉得火族有着这样一个族长乃是火族的幸运,大尊者满脸慈祥地说道:“既然火族已经下定了决心,那就去做吧。这样的事情宜早不宜迟,若是那火燮还得到了一些势力的支持,火族想要动他们也就有些困难了。只是万没有想到,我深渊居然是率先开始发动了战争。”

火云炎与火舞都是满脸惭愧,但这时候,林玄却是与素人一起走了进来,看到这边已经有着几人了,林玄忙说道:“深渊之主,这素族的素人与素天枢前辈前来深渊,我已经告知他们这里有客人了,但是他们却坚持要过来。”

这素人与素天枢居然会在这时候到深渊,朱啸倒是没有想到,素天枢与素人有着几分相似,只是素天枢看上去面色苍白,体内虽然是有着雄浑的元气波动,但素天枢却绝对不可以与强大联系在一起,病恹恹的。素天枢乃是素族的族长,地位尊崇,素人乃是素天枢的亲生儿子,大陆上的人都知道素人将会接任素族的族长之位,因此,对于素人的尊重从来都没有少过。

朱啸自然是不可能将他们赶出去的,只是若两个势力的人都在这里的话,有些话不方便说了罢了,朱啸站起身来迎客,笑道:“当初在炼化无相劫火的时候,曾承蒙素人前辈帮助护法,当初答应了要帮助素人前辈炼制丹药,没想到素人前辈居然是追到了玉润山,这倒是让我没有想到。”

亡神家族脸上都很少会出现神色的波动,亡神家族的部也就只有愤怒这样的表情罢了,除此之外,哪怕是笑意都会比较少,素人在脸上挤出笑意,说道:“朱啸,我等此番前来确实是为了这件事情,但是更多的则是前来恭贺你这深渊之主。”

素人的话刚刚说完,素天枢就抱抱拳,说道:“没想到这深渊之主居然这般年少有为,倒是让老夫有些诧异。老夫乃是素天枢,大陆上的人多多少少也是知道老夫的。”

“请坐!”朱啸招呼素天枢与素人坐下之后,林玄却是告辞离开了,这样的场合,他却是不适合在了。

素天枢的个性倒是颇为洒脱,率先说道:“火云炎,没想到你火族居然是与深渊走到了一起,不过,老夫还说准备前来与你一起谈谈的。” 素族掌握了水族,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火云炎并不想与素族走得太近,此时也只是面带笑意,说道:“众所周知,深渊乃是爱好和平的一个势力,当初深渊建立就是为了大陆的和平,我火族亦是期盼大陆的和平,自然是要与深渊站在一起。素天枢,听闻你受了重伤,现在看来,倒是真的伤得不轻呀!”

优雅清纯的居家少女图片

“当初与那梼杌一战,老夫居然是不敌,因此留下了这等重伤,若不是老夫之前修炼身体之中还剩下一些元气的话,只怕是早就陨落了。本来是想要让药王谷的人出手的,但是素人与深渊之主有着一些机缘,此番特意前来求深渊之主出手的。以老夫的元气,一直存活倒也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现在大陆动荡不安,老夫也是有些手痒痒了。”

素天枢虽然病恹恹的,但是说话倒是钟气十足,朱啸说道:“没错,在西南大陆炼化无相劫火的时候,承蒙素人出手护法,不然的话,只怕是难以得到无相劫火。当初素人也是说了,让我帮忙炼制一枚丹药,我自然不会食言。”

朱啸都答应的事情,木涵当然也是会帮助朱啸去实现的,木涵接着朱啸的话补充道:“现在玉润山有着好几个炼药师,素族可以任意挑选,但是炼制丹药的规矩相信你们也都是知道的。”

素天枢的伤势比较严重,既然都已经开始找炼药师了,想必自己也是找到了合适的丹药才对。炼药师在大陆上地位非凡,其中一部分就体现在炼药师要是炼制失败也没有责任,而让炼药师出手炼制丹药的人还需要给炼药师赔笑脸。当然,到了木涵这样的境界,自然不会轻易将丹药炼制失败了,炼制丹药成功对于他们这样境界的炼药师就是一种修行,同时,挑战从未炼制过的丹药,对于他们这样的炼药师亦是一种乐趣。

朱啸成为了深渊之主,那朱啸的那些情报素族自然也是知道了不少,素天枢满意地点点头,道:“木涵大师乃是当年大陆上最有天赋的炼药师,老夫自然是信得过的,除此之外,白霓裳乃是白家的天之骄女,不管是谁都是平时请都请不到的炼药师,谁出手对于老夫都是莫大的荣幸。然而,听闻深渊之主亦是一大了不起的炼药师,老夫希望此番由深渊之主亲自出手。老夫倒也并不是看不起其他炼药师,只是深渊之主拥有神火无相劫火,老夫虽然不通炼药,但却也知道一团好的火焰对于丹药或多或少还是会有些影响的。”

素天枢这般说了,朱啸当即点点头,道:“现如今我深渊有些事情需要解决,但我也会尽快出手为你炼制丹药的。只是,不知道素族想要我炼制一枚什么样的丹药,可否将丹方给我现看一下?”

素天枢大笑起来,说道:“哈哈哈,深渊之主就是爽快,但是此事还是容后再说,此番我等前来,还有别的事情。”火云炎与火舞相视一眼,随即就要告辞,但素天枢却是摇摇头,道:“火云炎,此事也并不是什么隐秘之事,而且多多少少与你火族也有些关系,因此倒也不必离开!”

火云炎倒是有些好奇了,问道:“哦?那是何事呢?我火族一向与素族并无瓜葛,素族也是一向都看不起五灵族,什么事情却是与我火族有关呢?”

素天枢笑了笑,而后说道:“深渊之主或许不知道,我素族的素人将会成为亡神家族紫楹儿家主的右使者,与此同时,我素族也将会与亡神家族合而为一。”素天枢说到这里就没有接着说下去了,而是开始看了看众人的神色变化。

朱啸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只是朱啸却也有些担忧,一旦素族与亡神家族合并的话,亡神家族将会变得空前强大,素族不仅仅只是一个素族,在素族的身后却还有着水族与雨族。雨族虽然只是水族的一个分支,但实力却也是不容小觑。

火云炎则是无比惊讶,好一会儿才淡淡地说道:“真是没有想到素族居然最终还是回归到了亡神家族,这般说来,亡神家族对于此番大战也是有些心虚呀!”亡神家族实力强大,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若是亡神家族对于这一次大战都没有必胜的把握,还需要将一些分支都是收回来,那对于火族来说,还不知道将会有着多大的危险,说不得灭族也就在眼前。火云炎的目光也是逐渐集中到了朱啸身上了,不管如何,现在火族也只能将其完赌在深渊身上了。

素天枢摇摇头,淡淡地说道:“此事倒也是与亡神家族无关,只是前不久你火族的火燮突然叛离了家族,他不仅仅叛离了家族,甚至于将水族和雨族的一些强者也是带走了。这件事情,你火族不会不知道吧?”

素天枢这是在指责火族了,火舞稍微想了想,朝着素天枢抱抱拳,道:“正如我知道的那样,水族与雨族也有一股不小的势力存在,他们也是希望五灵族可以重聚的势力,他们有着同样的想法,又一起这样做也就不奇怪了。再者就是火燮已经叛离家族,现在已经不再是火族的人了,若是素族要出手灭掉火燮的话,我火族也毫无意见。”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