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王子球场。

西东京1/4决赛,青道高中棒球队出战山谷高中棒球队的比赛,在这个时候已经落下了帷幕。

青道高中棒球队以13:0的大比分高中,血洗山谷高中,提前结束比赛。

比赛结束之后。

看台上,全都是给青道高中棒球队加油的声音,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人,再去关注山谷高中。

在比分差距这么大的情况下,观众也没有办法违心说山谷高中表现的不错。尽管就他们自己的感觉来看,山谷高中的新王牌,还是带给了他们一些喜悦的。

但是,这种环境,这种比分……

就算他们有一点喜欢山谷高中棒球队的新王牌,也不好意思说出口。

站在山谷高中棒球队的立场上。

这个时候的他们,似乎已经被整个世界给抛弃了。

山谷三年级的选手,跪坐在地上狼狈不堪,眼泪说什么也忍不住。

早在跟青道高中棒球队比赛之前,尽管他们各种大放厥词。但真要让山谷高中棒球队的选手自己说,他们恐怕也没认为自己有多大概率战胜青道。

美若天仙 女神清纯写真

败北,似乎是理所当然的。

山谷高中棒球队的选手原本想着,自己的心里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即便是真的输了比赛,应该也不至于太过伤心。

没想到事到临头,却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眼泪这个时候完全不听他们的使唤,自己就窜出来了,而且窜的特别欢实。

自从换了新监督以后,他们感觉自己从来没有任何一刻钟是懈怠的,他们就这么一路努力了过来。

没想到到最后,依然是这样的结果。

溃败!甚至可以说是大溃败!

整个比赛过程中,虽然山谷高中棒球队的选手常常能够抱着积极的心态,几次从绝望中挣扎回来。

但最终,他们还是输了个彻底。

这已经跟努力不努力,心态不心态的,没有关系了。

现在场上的比分,就是两支球队的实力差距而已。

“也别太伤心了!”

有山谷三年级的选手,看到他们的新王牌在地上久久没有说话,两个肩膀不停的抽搐着。

忍不住上前劝慰。

他们虽然失败了,但是在比赛之前,他们可从来没有大放厥词。

真正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大放厥词的,只有他们球队的新王牌山口士郎而已。

他们伤心,也只是因为比赛失败了。对于三年级的选手而言,等于是他们的高中棒球生涯结束了。

这里面固然有失败的悔恨,同样也有对高中棒球生涯的留恋……

但是山口士郎,跟他们不一样。

这家伙,可是被彻彻底底的打了脸。

这场比赛以后,如果没有什么太大的意外,他一定会沦为笑柄。

小伙子就算心态再怎么好,面对这样的情况,恐怕也有些手足无措。

作为同一个球队的前辈,山谷高中棒球队的三年级选手们认为,自己在即将离开球队的时候,有责任也有义务,好好的劝导一下。

大放厥词没什么大不了的!

暂时被奚落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还是一个二年级的选手,他未来还有找回场面的机会。

面对三年级学长,山口士郎抬起了头。

“是不是感觉丢人?”

山口眼中的泪水,的确跟那些三年级的选手想的一样,流得特别旺盛。

这要是在动画世界里,估计就是两个眼睛往外飙自来水。

山口士郎摇摇头,“对不起!”

被打脸的事情,山口士郎丝毫的不介意。

大概在他吹牛的时候,也从来没有想过要为自己吹过的牛负责任。

可真等到比赛失败了,意识到一直陪伴鼓舞自己的三年级学长们,即将离开球队的时候。

山口士郎,还是忍不住热泪盈眶。

他在感情上,接受不了。

夏天的比赛就是这样,一旦输了,不光是晋级的机会没了,对于一部分三年级的选手来说,甚至相当于告别棒球舞台。

所以夏季的甲子园,真的寄托了太多太多的情感,已经完全不能用普通的比赛来衡量了。

“这就是三年级选手的觉悟!”

青道高中棒球队三年级的选手,看到山谷高中棒球队,三年级选手哭得那么伤心,也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

他们,距离高中棒球生涯结束,似乎也很近了。

“也不知道……”

板井心里酸酸的,喃喃的嘟囔了一句话。

这句话刚刚嘟囔了一半,他就意识到这么说好像不太吉利,赶紧闭嘴。

身为三年级的选手,这一天他们早晚都要面对。

但是他们发自内心的希望,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

张寒扫视了一下。

平时坚强的三年级学长们,绝大多数的眼睛里都透着酸涩的味道。

刚刚赢了比赛,顺利晋级四强,这怎么还难受上了?

“我们打进4强,一会儿有记者采访,学长们要不要调整一下心态?”

张寒主动开口。

嗯?

听到张寒这么说,伊佐敷纯他们,顿时回过神来。

比赛打赢了,他们脸上要是一丁点喜悦的模样都没有,岂不是对对手太不尊重了?

“是啊!”

“赢了!!”

“我们是四强!!”

虽然三年级的学长们开始庆祝,但是他们说出来的话,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敷衍了。

就好像一个学霸,在考试结束以后拿着试卷说,“又考了第一名哎~”

要多假,就有多假。

“我想等学长们离开的时候,估计也会哭的很伤心。”

张寒笑着说道。

他这句话刚刚说完,三年级的学长们一个个对他怒目而视。

二年级的几个选手,手忙脚乱的想要捂住他的嘴。

这家伙耿直的性格又爆发了,说出来的话特别扎心。难道他真没有看出来,青道高中棒球队现在这些三年级的学长,根本就不愿意讨论这个话题吗?

可还不等他们冲上来,张寒后半句话就已经冒了出来。

“时间的流逝,是我们抵挡不了的。我们能够争取的就是,让学长们最后时刻,流下的是喜悦的泪水。”

原本准备冲上来的人,一个个就好像被点了穴一样。

他们突然感觉眼眶子酸涩,忍不住就要流下泪来。

这家伙,不愧是学霸。

说出来的话,都能够直击人心。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了。”

小凑亮介脸上露出笑眯眯的模样。

“这可是你说的,要是做不到的话,就算你有一百万粉丝,我也照样收拾你。”

“唔嘎!唔嘎!!”

结城哲也看了张寒一眼,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对于沉默寡言的队长而言,这也算是难得的认可了。

“跟对手告别吧!”

比赛结束以后,按照东京这边儿的比赛传统,两支球队的选手需要站到一起,互相敬礼告别。

“多谢指教!”

“多谢指教!!”

尽管这场比赛,对于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而言,并没有什么挑战的难度。

但是他们在互相敬礼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的脸上露出轻蔑之色。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真的被教的很好。”

看台上,一个山谷高中的老师,有感而发。

比赛之前,他们的选手那么叫嚣,现在比赛的结果,又是这个样子。

人非圣贤,谁还能没点儿脾气。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即便在这个时候说点刺耳的话,也是情有可原的。

但是他们没有。

这就是教养了。

“你们打得很好!”

“输的这么彻底,对我们来说也是好事,没什么遗憾了。”

“继续赢下去,可别输了……”

山谷高中棒球队心悦诚服的说道。

就这一场比赛来说,山谷高中棒球队,算是彻底被青道高中棒球队给打服气了。

“谢谢!!”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大多礼貌的回答了对方。

也有比较个性的。

“放心吧,我们绝对不会轻易输的。你们表现的也很努力,我们也会连你们的份,一块奋斗。”

泽村荣纯眼泪哗哗的。

只不过说出来的话,更像是刻意的打对方的脸。

“不好意思!”

小凑亮介维持着笑眯眯的模样,仓持洋一则是皮笑肉不笑,他们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架着泽村荣纯,把这个小家伙拖了回来。

仓持一边下黑手,一边回头笑着对山谷高中棒球队的选手说。

“我们这个小学弟脑子不好,你们别见怪……”

“你有上场吗?”

小凑亮介则是扎心的对泽村说道。

张寒在跟山口士郎握手的时候,脑海中反复过电影一样闪了很多东西。

让他挺有物是人非的感觉。

不久,他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不笑的张寒,给人的感觉都非常舒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帅气。

一旦笑起来,整个世界都融化了。

山谷高中棒球队的其他选手,因为距离近的关系,甚至都已经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看台上拿着望远镜的女粉丝,一个个更是激动到不行。

“张寒,笑了!”

记者们抓紧抓拍,可是张寒的笑容也就维持了连一秒钟都不到。等他们把镜头对准张寒的时候,张寒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你是要奚落我吗?”

山口士郎的反应,跟所有人都不一样。

以至于张寒的笑容,刚刚露出来,就收了回去。

他打量了一下山口,“下次再交手吧!”

说完以后,张寒转身离开了。

尽管山口士郎对张寒来说,意义非同一般。

这个昔日对手的出现,让现在的张寒真切的意识到,他的实力究竟有了多么大的变化?

张寒是很想跟山口认识一下,留一个联系方式的。

只不过看起来,对方并没有那种意思,张寒也就不强求了。

毕竟有些人注定没有办法成为朋友,只能当对手。

比赛结束,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谢完观众以后,回到更衣室更换衣服,准备离开。

“有个记者会,希望您能够参加一下。”

主办方找到片冈,希望他可以带着张寒和结城,这两个球队的代表人物,参加记者会。

“我说过,在决赛之前,不接受任何采访……”

西东京的决赛,是有电视转播的。

不管片冈是不是愿意,身为青道高中的一份子,他都必须带着选手参加采访。

但是在那之前,片冈监督对于采访的态度,一直都是很谨慎的。

不是每一个选手,都能够像山谷高中棒球队那些选手一样,不受外部环境的干扰。

“今年的夏季大赛,实在是太受瞩目了。体育频道已经跟我们联系,从半决赛开始就要在电视直播。拜托了!”

主办方的联络人员,一个躬鞠到地上,标准的九十度。

片冈监督即便是不怎么愿意,这个时候也没有办法拒绝。

“好吧!”

原本正准备坐上大巴车返回学校的小伙伴,突然接到了紧急任务,让他们接受采访。

“半决赛是5天后,决赛是一星期后。”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儿们还是有点懵。

现在就开始预热吗?

不管他们是怎么想的,既然片冈监督吩咐了,他们也只能执行。

仓持站起来,一把拽住了正准备往前跑的泽村。

“你去干什么?”

“不是要接受采访吗?”

泽村荣纯一脸无辜的说道。

“跟你有什么关系,今天这场比赛你上场了吗?”

仓持没好气的说道。

其实何止泽村,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绝大多数选手都跟采访扯不上任何关系。

虽然记者希望对青道高中棒球队整个队伍做一个专访,但片冈监督怎么可能答应?

他能够带人出去参加采访,就已经是非常给面子了。

“结城,伊佐敷,增子,小凑,克里斯,丹波,张寒,御幸,你们几个跟我来一下。”

片冈监督还是非常照顾三年级的。

当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再把选手捂在怀里,护在身后的时候。

他就开始主动把选手推出去。

而被推出去的选手,以三年级的选手为主。

相比于还有机会的一二年级,这一届大赛对于三年级的选手来说,是有可能关系到生死的。

在这一届大赛里,他们如果混的好了,有可能得到好学校的邀请,甚至有机会直接进入职棒。

至于说张寒和御幸……

这就属于不得不叫的类型了。

不然片冈监督叫了那么多的三年级选手,却没有把球队里真正的明星选手叫出来,也说不过去。

接受采访,对于曾经在甲子园奋战过的青道小伙伴儿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你本来也不可能随心所欲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能够回答的问题,总共也就那几个而已。

你能够给出的答案,也是固定的。

感谢领导,感谢学校,感谢地球,感谢银河系……

我们还会继续努力!

总共就这两句话,不管他是怎么提问的,就这么回答。

这么回答虽然很难让你出彩,但也绝对不至于让你出丑。

张寒,很喜欢。

相比于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其他小伙伴来说,张寒接受的采访和接触媒体的机会明显要多的多。

如果不是有这么多的套话,张寒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才能挺的过来。

这些套话还是很管用的,尤其是在你疲惫的时候。

这样的套话虽然显得套路了点儿,但是不会出什么错。

一直到最后,记者问到了最关键的问题。

“不知道今年夏天,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目标是什么?”

提问的记者,显得兴致勃勃。

单纯来看这个问题,其实并没有什么。

基本上采访的时候,都会被提问。

但是问青道,尤其是在今年这个时候问青道高中,这个问题就显得特别耐人回味了。

去年的时候,青道高中棒球队一路过关斩将,杀进了甲子园,并在甲子园打进了八强。

完成了豪门的复苏。

按理来说,只要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水准不大幅度下滑,他们肯定是想连续称霸。

说到目标的时候,自然就不能说是在西东京的目标,只能是全国的目标。

去年已经闯进八强的他们,今年要么维持住去年的辉煌,要么就是更进一步。

四强,甚至直接杀进决赛。

可是这样的回答,明显就弱了气势。

要知道,就在这个赛区里,可是还有一位春季选拔赛的全国霸主。

如果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目标,是八强,四强的话。

在接下来的比赛里,如何跟曾经称霸全国的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打比赛?

片冈监督的脸色,变得无比严肃。

身为一支球队的监督,哪怕他内心里有无穷的野心,也不应该明目张胆的说出来。

枪打出头鸟!

在真正夺取冠军之前,提前将这个目标喊出来的队伍,基本上都很难走到最后。

“我们的目标,当然是全国称霸。”

监督不方便说出口,身为球队的队长,自然要挺身而出。

而且,这种话从选手嘴里说出来,和从监督嘴里说出来的概念是不一样的。

选手说出来以后,即便是最后青道高中棒球队没有做到,大家也会有个谅解。

毕竟有野心的选手,还是有很多人喜欢的。

但如果是监督,那就是另外一个概念了。

“青道高中,目标称霸全国!”

“半决赛还没有开打,火药味儿已经遍布东京。”

“西东京的冠军之战,春季甲子园的霸主vs关东大会的冠军。被提前了的甲子园决赛!”

不用等到第二天,采访刚刚结束,网络上的自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就已经写了出来。

西东京四强之战的半决赛还没有打,火药味儿已经非常浓。

至于另外一场半决赛,市大三高出战药师高中。

虽然这两支球队的水准也很不错,想必他们之间的碰撞,也是十分精彩的。

但是相比于青道高中棒球队和稻城实业的这一场比赛,他们之间的对决,似乎就没那么有吸引力了。

……

:。: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