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莞看着左前方餐桌一起吃饭的两个人,内心是崩溃的,她倒不是吃醋,认为张同学跟曾副院长的千金搞在了一起,是因为郑微就在身后。

其实今天小胖尿急离开的事,是黎维娟出的主意,她跟郑微过来食堂吃饭,看到张开孤零零坐在那里,这时再跟郑微说下他这几天的“反常之处”,然后找个借口开溜,让那两个人好好谈谈,至于能不能改变当前局面她不知道,好歹是个办法。

就像上次俩人说的,无论如何,先阻止郑微玩火再说。毕竟这不关陈孝正的事,就算是要报复对方上次弄疼她,闹得建筑学院公认的金童玉女分道扬镳,也太过分了点。

可是她无论如何没有想到,俩人才一走进食堂,便挨了一记棒喝。

她想让张开和郑微缓和关系?这还怎么缓和?

如她所料,郑微一下子火了,还打什么饭?别说今天食堂有她最喜欢吃的竹笋烧肉,就算大师傅给她做了满汉席,也没有胃口吃。

“张开。”郑微怒气冲冲走过去,两只手往桌子一拍,身体前压,紧盯曾毓双眼:“你跟她什么关系?”

郑微其实挺鬼的,从电影里她用自己过生日骗得陈孝正的好感便可以看出,这里她想通过陈孝正激林跃给出反应,从而减轻面对朱小北时的愧疚,规避自己告白被拒绝后连朋友都没得做的风险,能够从侧面证明刁蛮任性和聪明伶俐是可以共存的。

但是看到食堂的一幕,她彻底被激怒了。在她看来,曾毓应该感谢她,是她帮忙考验了两人的关系,事实证明陈孝正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男人,这手分的应该,断的理所当然。

可是呢,这个曾毓不仅没有心存感激,还对她喜欢的人下手,太可恶了,太卑鄙了,太恨人了。

“我跟她……”

林跃头都大了,俗话说的好,功夫再高也怕菜刀,穿得再好一砖撂倒,枪炮弹药管够他能搞定一个加强营,可是到了女人为自己争风吃醋的问题上,也只有伤脑筋的份儿。

单眼皮可爱毛衣女孩

曾毓其实挺糊涂的,但不管郑微为什么愤怒,她都更有理由愤怒,这丫头死皮赖脸地追求陈孝正,最后弄得她碰了个软钉子,学校没人不知道她给陈孝正拒绝了,现在她鼓起勇气找到张开,要他看在朋友关系上帮忙挽回一点颜面,结果她又气势汹汹走将过来,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怎么?一个陈孝正不够,还要占着张开?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有你这么霸道的吗?

“郑小姐,我跟张开什么关系,需要向你汇报吗?”

郑微说道:“怎么跟我没关系。”

“你是他什么人啊?管这么宽?”

“我……”这回轮到郑微吃瘪了,因为忽然意识到这里是食堂,那么多人看着,万一说明她对张开的感情,那不就成烂人了?要知道她昨天还在男生宿舍楼下喊陈孝正的名字,宣告她对他的所有权呢。

“我是她最好的朋友,不行吗?”

“郑小姐,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追求陈孝正吧。”曾毓不知道郑微发哪门子神经,但是多多少少也感觉出事情好像比自己想的要复杂。

林跃:“……”

阮莞:“……”

两个女人争风吃醋,他跟她相顾无言。

旁边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同样很无语,当然,在他们心里,陈孝正才是主角,郑微和曾毓在食堂打嘴仗不过是争风吃醋的延伸。

林跃也不说话,趁着几名和曾毓关系不错的同学过来帮场的时候,悄无声息地拿起餐盒退到外面,快步离开食堂。

果然啊,最难消受美人恩。

“张开!”

他这才走下阶梯,后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喊声,回头一瞧是阮莞跟了出来,连迈几个大步追上他,并肩前行。

“曾毓为什么找你?”

“她想让我做她一段时间的男朋友。”他认真想了想,没有隐瞒刚才两个人的谈话。

阮莞很聪明,稍作思忖便明白过来:“也是,她是咱们学校公认的天之骄女,结果闹出这样的事,心里一定恨死郑微了。你答应她没有?”

“还没有。”

“那……你知不知道,郑微其实并不喜欢陈孝正?”

林跃没有说话,面无表情走着。

阮莞看了他的侧脸一眼,明白了。

“既然你知道郑微做了那么多都是因为你?为什么不拉她一把,让她不断玩火,而且……这对陈孝正不公平。”

林跃心说陈孝正被郑微坑一回怎么了,这也算一报还一报吧。

“我也是刚刚意识到的。”

“所以,你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逃了?”阮莞忽然停了下来,看着他说道:“我想知道你究竟怎么想的。”

林跃跟着停下脚步:“我有喜欢的人了。”

阮莞问道:“谁?小北吗?”

林跃沉默片刻,见她始终看着自己,眼神虽然柔和,但是态度很坚决。

“你知道的,我最近在准备期末考试,王教授那边已经和其他老师沟通好了,今年会让我参加土木工程系的考试,如果每科都能达到90分以上,明年他会支持我修双学位,所以我真的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处理那些麻烦事,在我的观念里,无论最后谁会在我身边,自身的强大和优秀,是保证我们的感情能够战胜诸般现实问题的基础。”

阮莞被他说的哑口无言,有点问不下去的感觉。

林跃说道:“你们别逼我了成吗?”

“对不起。”她很诚恳地道歉。

林跃继续往前走:“没关系,我知道你也是一片好心。”

阮莞紧赶两步追上他:“那郑微……”

“我想经过今天这件事后郑微会有所思考,是继续追求陈孝正,刺激曾毓来找我呢,还是放弃追求陈孝正,让金童玉女花好月圆。”林跃说完伸出手去:“拿来。”

“什么?”

他指指阮莞怀里抱的饭盒,接过去往对面走去,她看见他拐进食堂旁边卖锅盖面的小饭铺里,点了一份锅盖面和一块水晶肴肉,告诉老板盛到餐盒里。

这家伙还记得她没有吃饭就跑出食堂了……

阮莞心里暖烘烘的,定定看着他的背影一阵,幽幽地叹了口气,这个老张浑身优点,想挑出缺点来都难,怪不得从郑微到朱小北,再到曾毓都对他情有独钟,连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黎维娟都觉得他是个超级潜力股,现在评分仅次许开阳那个富二代。

……

林跃把阮莞送到女生宿舍楼下,目送她进了大门后,扭头看见郑微由食堂方向走来,赶紧脚底抹油溜了。

他认为碰到这种事还是装傻充愣吧,让她们自己调整情绪,不然的话,作为焦点人物,面对心思细如发的小女生,很多时候说多错多,而且现在阮莞知道了他的想法,应该会帮忙安抚郑微和朱小北,她们都是女人,还是闺蜜,很清楚对方是什么性格,自然能够更加妥善地处理这种问题。

林跃没回男生宿舍,去珠江路电子市场的柜台看了看,自从拿到bj金软给的八十万后,他的精力就放在了股市上,倒卖碟片的生意已经变成副业。

下午到建筑系课堂听了两节课,完事去英语角跟几名外国人吹了会儿牛,太阳落山后他返回宿舍,然而一进门,看到里面的情况,感觉特无奈,这个玉面小飞龙,牛逼坏了。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