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道友,我们之间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吧,你杀我们那么多的同门,刘源得罪之事,也该过了。”那凝神期修士说道,他在急切的等着林羽琼的答案。

“我放过你们,你们会放过我们吗?恐怕你们的援兵一到,就是我们死亡之日!”林羽琼说道。

“道友,老夫愿以道念起誓,此事绝不追究!”那凝神期修士急忙说道。

“你岁数大了,你如再祭献寿元,恐怕此生突破到悟真期无望了!”林羽琼丝毫不慌张的说道。

“太一宗所有的修士,随老夫一起,祭献寿元。开此钟,杀此人!”那凝神期修士说道。

他的这句话,让许多太一宗的修士,如鸟兽般散去。留下的修士,也是犹犹豫豫,没有祭献寿元,包括那两个元婴初期修士。

寿元是一个修士的根本,修炼很多时候就是在跟天地争夺时间。若有足够的时间,几乎每一个修士都可以不断的突破境界,只可惜对很多修士而言,还没能突破之时,就已经寿元断绝了。

见到这一幕,林羽琼笑道“看来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们一条心。”

那凝神期修士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我们太一宗有什么过错,你们为什么要杀上门来?我等无罪!”那元婴大圆满修士大声斥责道,他自然知道,林羽琼等人肯定不是因为刘源得罪才会如此。

有什么错?林羽琼的心中泛起了苦涩。太一宗没有什么错,至少没有什么大错,可云天门又有什么错,落得门派被灭,只有他们十几个人逃出生天。

死在云天门的那12万修士又有什么错,绝大部分都是奉命行事而已。

宜家姑娘笑容灿烂青春洋溢写真图片

“你们乃是西戎门派之首,不仅不思壮大门派,反而对内欺压其他门派,对外卑躬屈膝。这是你们错之一也!

门派弟子费横跋扈,鱼肉乡里,你们缺乏管教,这是你们错之二也!

几年前,我路过你们太一宗,问路于你们。你们不仅不解答,反而欲杀我。想必这种杀人夺宝之事,你们没有少做。此你们错之三也!”

对于这三条罪状,林羽琼也不知真假,反正此时只要有理由,其他的就无所谓了!

“哼,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那元婴后期修士怒道。

“道友,我们并无大仇,你若要这太一宗,我给你。可否换我二人离开这里?”那凝神期修士平静的开口道。

这凝神期的修士本想用门派众弟子的寿元,开钟杀人。没想到这些弟子如此的不堪用,一听到献寿元,跑的跑,不动的不动,没有一个献出自己的寿元。

若献出自己的寿元开钟杀人,自己将的确没有任何希望达到悟真期。他不敢献自己的寿元开钟杀人。

林羽琼正是在赌他如此的心理,而他也在赌。他赌林羽琼也不希望自己开钟杀人,因此不会将自己逼的太急,这样自己还有一线生机。果然,林羽琼一直没有动手,他就知道自己还有希望。

林羽琼点了点头,他知道,就算这凝神期修士不开钟杀人。以他的实力,就算能杀了他,自己这一方,也将损失严重。

“好,既然你们想要太一宗,那就此别过!”那凝神期修士面露喜色。对他而言,本来到了凝神期,太一宗的灵气远远不能满足自己需求了,自己大部分时间都在掩月宗修炼。

“我们走!”凝神期修士对元婴大圆满修士说道。

“你可以走,他不行!”林羽琼开口道。

“为何?”凝神期修士满脸的愕然。

“他出言调戏我的随从,必须得死!”林羽琼恶狠狠的说道。

“不要,师兄,你不要丢下我。我们可是真正的同门啊!”那元婴期修士哀求道。他明白,若这凝神期修士抛弃自己,自己必死无疑!

那凝神期修士大袖一甩,不顾那元婴期修士的苦苦哀求,没有任何言语,径直飞走了。

看着那凝神期修士离开,林羽琼没有说什么。其实,在他的内心,他也不想杀死这凝神期修士。一旦杀死凝神期修士,那意义将完不一样了,太一宗那些老祖境界的修士,将会真正的不死不休了。

“你们两个听着,若你们能够把所有太一宗修士集合起来,为我们所用,我愿意提供你们可以到灵变期的灵石!”林羽琼对那两个元婴初期的修士说道。

那两个修士闻言大喜,明白这不仅是保住了性命,而且可以获得极大的好处。若他们有足够的灵石,此时早已有更高的修为了。

两人齐齐作揖道“谨遵君命!”

“景行,你速去修复护山大阵,最好能将其加强。忱宣、婉清、嫣蝶、彩蝶一族,你们去帮他!”林羽琼吩咐道。

“是!”众人转身离开。

此时,那元婴大圆满的修士,每一息,内心都在煎熬。想逃,但碧云死死的盯着他,他根本没机会逃。想打,他不可能是碧云的对手。因此只能愣在那里,看着林羽琼不断吩咐别人做事情。

“现在该轮到你了!”林羽琼看着那元婴修士。

“道友,不要杀我。太一宗所有的老祖都在赶来的路上,有灵变期的老祖。你若不杀我,我愿意去请求老祖,与你们和平相处。”那元婴期修士哀求道。

林羽琼摇了摇头“你不应该对我的随从动了邪心,此时谁来都救不了你!”

林羽琼话音一落,那碧云立刻化作一根巨大的箭矢,射向了那元婴期修士。

那元婴修士避无可避,一声惨叫之中,形神俱消。

呼延无双率领的修士队伍,此时已经赶到了太一宗。在他们的协助下,所有的太一宗修士都被集中了起来。

林羽琼看着这些修士,缓缓的开口道“我知道你们太一宗的老祖,正在赶来的路上。此战,我不需要你们参与。若是我们败了,你们自可向老祖们言明,是受我们所迫,法不责众。若我们胜了,你们需要奉我为主!”

这些修士一个个看着林羽琼,没有说话。

林羽琼没有丝毫的介意,甚至都没有留下人看守这些修士,带着云天门的原班人马,一起修补护山大阵。

“你要这些废物干嘛?上万的人不敢反抗,若他们敢反抗,我们十几个人,就算修为再强,也将死无葬身之地。”尉迟振麟对这些修士很是不屑,对林羽琼的行为,也很是不解。

“人性都是一样的,我们要想在修真界立足,就必须有自己的势力。以我们目前的力量,能够占领太一宗,已经到了极限了。再好的地方,我们根本就没有能力得到。这里毕竟有上万的修士,调教的好,将有大用!”

对于林羽琼的回答,尉迟振麟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太一宗的老祖即将到来,现在最重要的是修复防护大阵。

那逃走的凝神期修士,急匆匆的向掩月宗方向飞去。还未到吕州,就看到数个极为强大的修士飞来。他赶紧上前迎接道

“拜见各位老祖和掩月宗的诸位前辈!”

看了看这些修士,人数虽然不多,但每一个修为都很强。太一宗一共有一位灵变期老祖、两位悟真期老祖,除了他之外,还有四位凝神期的修士,如今这七位,都来了。

不仅如此,掩月宗还有一位灵变期老祖和四位悟真期的老祖前来助阵,实力比太一宗都强。

“邱天,太一宗如何了?”太一宗灵变期老祖向那凝神期修士问道。

“启禀老祖,太一宗的修士在我的率领下,众志成城,一心杀敌。奈何敌人太强大,元婴期修士部战死,大量的弟子战死。请老祖火速支援,杀了那些贼寇!”那凝神期修士,声泪俱下的说道。

“你说什么?”太一宗灵变期老祖气的浑身发抖,体内的灵气有些不受控制。

“是什么人,如此的大胆?可是九州的哪个门派?”掩月宗的灵变期老祖问道。

“不太清楚他们是什么身份,他们一见面,不由分说的就杀人,完没有机会了解。晚辈也是杀了数个强敌,这才杀出重围。”那凝神期修士说道。

“他们有多少人,都是什么修为?”掩月宗灵变期老祖问道。

“他们有一个凝神期的妖兽、一个元婴大圆满的妖兽,另外还有上百个妖兽和六个金丹修士。”那凝神期修士有些尴尬的说道。

“什么?”掩月宗所有的修士大笑不已,掩月宗的灵变期老祖笑着对太一宗灵变期老祖道“我说楚兄啊,你们太一宗越来越不行了。一个凝神期妖兽率领一个元婴大圆满妖兽,在加上一些妖兽和修士,就能灭了你们门派。”

他的话,引起了掩月宗修士更大声的笑。

太一宗修士的脸,部铁青。

“诸位,你们没有觉得奇怪吗?从凝神期到元婴大圆满,这很正常,下面直接到金丹期,中间是不是断层断的有点厉害。正常的话,他们中间应该还有元婴期其他境界的才对。”一个太一宗悟真期修士说道。

那被称作邱天逃回来的凝神期修士刚要说话,被楚姓灵变期老祖瞪了一眼,立刻吓的不敢说话。

“不管奇不奇怪,敢得罪我太一宗,这些修士和妖兽的头颅,老夫收下了!”那楚姓灵变期老祖轻轻的说道。

仿佛他的这句话,在他看来,要想实现,轻而易举。

标签:

推荐文章